路漫漫其修远兮

冬天还未远去,早春已经跌跌撞撞地走来。我,用二十分钟来感受春天。

二十分钟,走着回家。仅仅是想靠双脚来思考我的生活,用距离来丈量我的生命。

路上碰见个熟人,关切地问,为什么要走着呢?我载你吧。

犹豫片刻,我还是拒绝了她的好意。

她似乎很不解:你这个蠢丫头。

其实,我只是想享受这个过程。行走,之于我,快乐多过乏累。

想起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也许我周围的许多东西都是我生活的一部分,生命的一部分,它替匆忙的我们在土里扎根驻足,在风中浅唱。任何一株草的死亡都是人的死亡。任何一棵树的夭折也是人的夭折。任何一粒虫的鸣叫也是人的鸣叫。

我在风里行走,或疾步,或慢行,随性罢了。幸而,现在是阳春三月,虽然下午的天气很阴冷,但我还是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一株草在秋日的萧瑟中死亡,另一株草便在春日的温暖下发芽;一棵树在冬日的肃杀中夭折,另一棵树便在春天的阳光下生长。这或许就是生命,万物在自然的安排下完成生命的接力,有些人也在无尽思念中承载生命的延续。为了那些离去的人,活着。

这是一场有目的地的行走。家,便是方向。

很想去流浪,一个人静静的行走是流浪的序曲。我曾经说,等有钱了再去流浪吧。

可那时候的流浪便不再是纯粹的了。它是有目的地的,是有归期的。我想买张单程票,去那些美丽的地方。大理,三亚,厦门,阿拉斯加,太平洋上的某个小岛。

但,或许这只能是年少的梦想。

突然又有一种徒步流走的冲动。就像阿甘一样。

希望那时我还能看见你,就像三个小时前,但那时我不会逃走了。我会站定,笑着对你说,嗨,愿意加入只有我一个人的旅行团吗?

是的,只是旅行。流浪不应该有包袱,到那时的我,我们,应该背负了太多的责任与牵挂,已经承载不起流浪的重量了。

那,只能称之为,旅行。

长路且行且远,我,我们,还有更遥远的路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2011.3.5 陌上桑叶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