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毁容颜,我选择自杀,却意外失忆

天色越来越暗,我独自一人走在街道上,街上空无一人,我徘徊了很久,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是谁?我的家人呢?我从哪里来?我对自己一无所知。内心越来越恐惧,我失忆了吗?难道那么老套、狗血的剧情也会发生在我身上?

突然肚子咕咕叫起来,我想我可能是饿了,于是我走进一家便利店,便利店的阿姐对我点头微笑,我直接无视她的礼貌,径直走向泡面区,拿了一桶泡面走到收银台结算。然想起没有开水泡面,阿姐看到我的尴尬,再次微笑着对我说:“我给你烧点水吧,你在这吃就行。”我点头但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对这陌生阿姐的友好感到反感,我并不认识她,我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一种憎恶感。但我遵从自己的直觉。

我安静的在旁吃完了泡面,在离开前对阿姐强挤出一抹礼貌性的笑容。我再次走在街道上,六月的夜晚比白天从容多了,白天路上行人焦躁难安,夜晚他们终于平复了内心。但是白天留下的汗水也夜晚微风拂过之后显得格外恶臭难闻。刚刚从我身旁匆匆走过的那名男子就给了我这样的感受。


被毁容颜,我选择自杀,却意外失忆_第1张图片
来源网络

还没到九月,对于突如其来的电闪雷鸣,我感到有些意外,随之而来的是暴雨如注。我躲进一家私营服装店,老板娘嗑着瓜子看着电视,倒是对这突如其来的暴雨没有任何的不适,她用眼角瞅了我一眼,表情发生微妙的变化。便继续进入她的泡沫电视剧世界。我站在门口,看着大雨洗刷街道,这时从店里走出一个人,他站在我身旁,我没有转头却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是刚刚那恶臭汗水的味道。

“姑娘,你要去哪?这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不如进店坐坐吧。”男子对我和气的说道,我不习惯陌生人的友好,其实我渴望跟他交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有一种意念在跟我说“别理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判断,所以我冲进了大雨,以拜托男子的搭话。

街道只剩几辆出租车在行驶,有辆车在我面前停了下来,司机摇下车窗伸出头对我说:“姑娘,别着凉了,快上车。”我身无分文,所以我犹豫的站在那里,也许司机看出了我的窘迫,大声说到:“嗨!没事,不收你钱,我自己垫上!”于是我上了车。

他问我去哪,我沉默了很久说:“我不知道”。看来司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他以为我心情不好,便没有继续追问。

他在一家便利店前停了下来,说进去坐坐吧,让我惊讶的是,这家便利店正是我刚刚买泡面的那家。我无处可去,只能下车跟师傅一起进去。阿姐依然坐在收银台,对我的到来竟没有惊讶的表情,她笑呵呵的说:“回来啦?”司机点头不语。

我感到很疑惑,她们是夫妻关系?为什么没有任何的交流?我坐在一旁静等雨停。过了一会儿阿姐走进便利店的一间房间,随后传来两人的争吵声,再以后传来女人的尖叫声,再之后是哭骂声:“害她的不是我,是你自己,如果你当初不跟那贱人乱搞,我会冲动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是你先对不起老娘的!”

司机看着像一个老实厚道的人,想不到竟然会出轨,看来这世上的好男人真的都死光了!我不想再继续听他们争吵了,正准备离开便利店,刚走到门口突然被一人从身后拽住头发,“你个狐狸精还想躲到哪里去?啊?勾引我老公,还害我进去待了一年。本以为你会因为毁容了却余生,没想到你婊子命这么大,还是活了下来。”

毁容?什么?头发被剧烈拉扯下,我头痛欲裂,突然一些记忆片段闪现,有一女子跟一男子缠绵不绝,那脑子正是那司机,我不敢相信跟他缠绵的竟然是我自己本人。我能感觉到自己很爱这个男人,而他也很爱我。但是现在的我不能接受这个记忆,我怎么可能跟一个有妇之夫在一起!我的头越来越痛,接着记忆不断绞痛着我:睡梦中的我在渐渐清醒过来时感觉到了脸上一阵阵刺痛,用手抚摸脸颊,鲜血淋淋,我惊恐万分,大声尖叫!拿起镜子,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的脸一道道刀痕,我的脸!

我想起来了,一切都想起来了。那女人给我打了麻醉剂,然后在我脸上一刀一刀的刮。知道为什么服装店老板会含着同情的语气跟我说话,为什么我会憎恶阿姐的笑容,那明明是轻蔑的笑容,那明明是得意的笑容。

而司机对我充满了愧疚,他们以为我的失忆已经足以平复所有的斗争,但是他们错了。现在我想起了所有痛苦的回忆。我下定决心要报复那个女人,是她毁了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