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向天边的云

文/刘彩霞

                      (二)

这是我们报业集团共计五层楼高的办公楼的门脸,单位门牌就竖在大门垛子的黑瓷砖上。傍晚时分,阳光正斜洒在上面,我一过,刺得眨一下眼睛。

报社记者几乎人人都接到通知,要求第一时间返回单位,

“一定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

我想。

我拐上单位门前那块破碎的鹅卵石当院儿,看见三楼紧里的那扇窗户上,小胖正趴在那儿,使劲儿朝我摆手,示意我快些,再快些。

我踩着斑斑驳驳的碎石子,加快了脚步,脚下传来“哗啦哗啦”的轻响。这儿糟糕的路面难以形容,原本鹅卵石加水泥搅拌打出垫层,可能因为当时的水泥灰号不够,多年以后,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全都出来了,零零碎碎仰在地上,硌疼上面人的脚。尤其是单位喜欢穿高跟鞋的年轻女性,谁都在这段路上崴过脚脖子,每天那也还要经过四五次。。

“都统一到二楼会议室开会。”

小胖竟然来迎我了,他就站在一楼大厅,一脸笑容。

“啥事呀?非得下班回家再返回来?!”

跟他站在一起,我又高又瘦,一双仙鹤(hao)一样的大瘦腿,窄身子窄脸长巴脑袋,上上下下一小窄条条,看起来十分协调。小胖跟我正相反,胖胖乎乎,浑身哪哪都圆嘟嘟的,各处的骨头都深深埋进肉里,关节处露出小坑坑。白白净净,尤其那双手,软软乎乎,就像刚出土的胖人参,手指头短短,手背坑坑排成排。他只有小姆手指甲留得长长,又白又硬地支着,起码能有几厘米,从早到晚,低头扣着指甲“啪啪”响。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