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那片白杨林

今年回家,发现整片的白杨林已经没有了!

图片取自网络!

家乡的那片白杨林_第1张图片
牧马放羊,乔峰阿朱的梦想


老家最多最高的植物当属白杨了,没走出这片土地之前我只是书本和电视上才见到过整片的松树林,而老家多是整片或者自家院落里单独种植的白杨树,白杨树非常适合这里冬季干冷夏季雨水充沛但雨季较短的生长环境。记忆犹新的是家门口的路对面就是一片一个半足球场大小的白杨林,在我能跑出家门玩耍的时候这片白杨林的树荫刚好生长的能遮住夏日的阳光,所以每当大人们劳动后午睡的时候,这里就是我们这些孩子的运动场。这里有欢声有笑语,也有过痛苦的回忆,记得有一年我通过树林子旁边的矮墙爬上一棵大树,当我准备继续登高时候,树枝断了,掉下来半边脸撞到了另一棵白杨树,最后母亲带着我到村医那里包扎并打了血清,还好只是脸肿了半个月,但是我却记忆犹新,却没能阻止我继续爬树的乐趣,那时候小伙伴们谁爬上过山村附近的大树,总能成为孩童的谈资和炫耀的资本。捡到一个粗大的树叶,留下叶茎部分和人拉锯比赛,看谁的先断掉,一个课间休息连续战胜对手,也会成为一天小小的骄傲和快乐。

每年假期回家走过这片片白杨林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时候一片白杨林地是我们最向往的去处,在那里听鸟虫低鸣,躺在树下的草地上看穿过树荫间的阳光,那时候的快乐简单易得却不易忘记。多少次我和小伙伴留恋往返的小路还在那里么?那树荫下的约定还有人记得么?像看着一幕忘却了细节的电影,当画面突然奔入眼帘的时刻,记忆似乎打开了闸门喷涌而出,依然记忆犹新。

每当想起这片白杨林总会想起那首军歌,小白杨,他长我也长,我们一起守边防。我没能去守边防,白杨林在我高中的时候也被砍伐了一大半,现在作为秋收季节的场院,剩下的白杨树依然挺立在雨水冲刷后倒塌的低矮的土墙内,如果白杨也有记忆,它们一定看到了这里所有的人和事。他们从这里出发又匆匆走过,他们在这里纳凉,他们在这里醉倒,他们用树叶取暖,树枝也曾喂养了羔羊,他们也曾拿起木锯,放倒的白杨架起了房舍,打制了婚礼的家具……

大一点到可以随着父亲出去劳作的时候,我才看到家门口那一个半足球场大小的白杨林和村外的比起来太小了,这里属于科尔沁草原的边际,90里外的县城有草原明珠的美誉,村外都是成片连起来的白杨林生长在平原上,远远望着好像一座没有起伏的黑色的小山或者平平整整的防洪堤,也像一列慢悠悠的火车。每当夕阳临近总能望见夕阳红红的原盘挂在天边的树梢漫漫下落 ,我曾想也许那就是天边,如果太阳是长在树上被孙悟空偷吃的蟠桃该有多好,也许我就可以沿着光的方向找到那片树林,把它摘下来。我问大人那片黑色的小山到底是哪里,大人们告诉我那不是山是一片树林,很远很远,过了河还要走十几里地了,大了你就可以去了。是的,什么时间长大呢,我呆呆的想着。

这一片片的白杨林是谁栽种的又是怎样成长起来的呢?我并不知道,只是记得小学时候每年植树节同学们都要从家里拿来铁锹水桶等工具,老师带着我们在校园的前前后后挖坑浇水栽种白杨,那白杨的树苗很小的,有雨伞杆那么粗,一个坑里一颗,填好土踩实浇上一桶水,后来一段的时间内放学后总是要有人轮流值日浇水保证小树的水分充足,这就算是同学们最爱的充满了欢笑的劳动课了,两个月后夏天来了,小树在细细的杆上吐出嫩绿的叶子,摸上去还粘粘的感觉,每个班级开始暗里的比拼成活率,这着实是一段时间内的课间的谈资呢。随着生源数量的减少和小学的合并,以前的校园卖做了养殖场,教室变成了鸡舍,操场和小路两侧的白杨被放倒变成了饲料地,不知道这片白杨最后成了村里新房的房梁,柱子还是门窗,也许燃烧成为冬天取暖的燃料,总之它走完了一段属于自己属于自然的旅程。

村里那些不大不小的风波也有多次是来自这一片片的白杨林,记得当小伙伴们在家门口那片白杨林捉迷藏掏鸟窝最高兴的时刻,在矮墙的后面有时就会出现林子主人的大吼,吼我们弄坏了他的土墙放进去了山羊,啃了白杨的树皮,这时候我们就一溜烟的跑来了,也不会有人追,走了就又回来。村外那大片的白杨林确实有人在大田种植后,青黄不接时候无处放牧赶着羊群走进去,如果是大一点的白杨当然没有问题,如果树还小就整个被饥饿的羊群咬坏了,最后树林的主人追着羊群的脚印找过去,牧羊人不承认林子主人要报官要抓羊。一片片白杨林慢慢长大了,大到能遮住大田植物的时候,田地的主人就不满意了,因为林子附近的作物因为光照水分不足总是长不大,所以也就有时趁人不注意放倒了几棵或者弄坏了树皮让它慢慢死去,最后被林子主人发现还是吵架甚至打架。

翻修房子或者结婚弄新房的季节来了,有林子的去自己家林子把早就盘算好的几棵笔直够粗的锯倒扒皮晾干备用,但是也不是自己有林子就可以随便自家锯倒一颗白杨树的,找村公所开证明跑林业局,甚至请客吃饭为了年底儿子盖婚房用的几棵白杨,想着自家的不要花钱也值了。但是自家没有林子的就只能出钱买了,不宽裕又心术不正的人心里想不就是几棵白杨么,难道你老李头还记得自家那一片白杨林的样子,所以夜黑人静风正高,偷偷跑去村外较远的地方锯倒几棵,树枝丢进大河去,树干拉回来藏好,但是机关算尽太聪明,东窗事发了,这事挑战了村里的道德底线,遥远的中国乡村法治的观念还不是很强,他们做事的方法靠的是血亲宗族形成的约定俗成的准则,所以两家族辈分长的出面,树已经倒了但是人情还不能散,所以赔钱道歉请吃饭,最后还要承受流言蜚语和心里的谴责,还好当看到那夜倒下的白杨还在院子的角落里,想到儿子的婚房终于有了着落,心里仿佛舒畅了许多。说到结婚,那肯定是为人父母的头等大事,所以不惜毁了半辈子积攒的好人名声,月黑风高铤而走险。

白杨林里其实也诞生了美好的爱情啊,田间劳作累了,小伙子一垄地刚好铲到地头,刚好对面铲地的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也在白杨林纳凉,那小伙子抓住机会拉话表现,甚至扔下自家地跑去帮女孩家锄,爱情进展了他们约会在白杨林的树荫下,白杨林记得他们当初的绵绵情话,百年好合的时候他们还记得相识的那片白杨林么?

随着经济发展和劳动生产力的提高,随着联产承包责任制长大的白杨林被整片整片的锯倒了,很少有人用白杨做房梁打制家具了,它们被装上卡车运到了哪里没人清楚,有人说他们被粉碎做成了A4纸,也又说被做成了一次性筷子,总之那整片的白杨林已经消失了,取代它们是整片的经济作物,人们正忙着用这块白杨林的土地赚钱呢,不会有人在关注炎炎夏日白杨林的树荫,树荫里的欢声和笑语,挂在白杨树上火红的夕阳。

只是近年返家总是听见老人们抱怨,夏季的雨水越来越少了,干旱的年头越来越多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