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夏

    气温一天比一天的高,勾起了孩提时代的回忆。

    小时候在故乡的夏天,农家人的门前都会有晒谷子的“场地”。在现在这样深夜,都会有人在场地上铺盖凉席,习地而坐,拿着巴蕉扇,放杯茶水。一边拿扇扇风驱蚊,一边喝茶聊天,话题跳跃性大,包括他们的庄稼,感情,家庭,子女,人情事故,前村后店的琐碎事,都是他们的谈资。孩子们伴左右时,大人们喜欢说些鬼故事,或者自己经历过的“恐怖事件”等,以示他们比我们权威。

     每次听完这些故事我都不敢单独回家,虽然这夏天地月亮够皎白,可能是我从小对鬼神这方面比较畏惧吧,大人们说的话我都能都记住。每次自己走那段短程的夜路,脑海里得妖魔鬼怪的画面出现, 腿软的不敢前行,生怕踩到蛇或者癞蛤蟆。

      最不能忘怀的是儿时夏天的晚上睡觉有人哄着睡。小时候在姥姥家,家里有一张姥爷用绳子编制的床,因为家中屋里闷热的很,姥爷会把床抬出去,搭起蚊帐,在院子里睡觉。儿时多动,不易入睡,姥姥总是搂着我,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一边拍着我的肚子,这样一会就入睡了。 如今已经长大,那样美妙的睡眠前奏不会再有,姥姥也去世几年,而每每入夏,身在异乡常想起那些逝去的时光。

     我家院子里有很多很高的树,我喜欢夏天的雨后躺在院子的床上,透过斑驳的树影看天空,听知了卖力的唱歌,粗大的树干上时不时的在骄阳下会形成氤氲。而如今,父母也已搬离了老家,跟随弟弟在不同的城市生活,每天提起电话和他们寒喧问候,知道他们还是那样健康,我便更加有了奋斗的精神和目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