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0 梦回童年

我曾一度哀怨的认为自己是没有童年的。

我刚满五岁就被爸妈以“方便照看”为由硬给塞到了姑姑担任班主任的小学一年级。父母要忙生计,我也不能不顾全大局,就只好坐在教室第一排的靠墙的第一个座位开始了九年制义务教育。

本来说得好好的只是跟着蹭课,迟早要回到我这个年龄段的正常生活的,谁知大人们说话不作数,我也被夸奖和赞美蒙了眼,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读了下去。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直到16岁上大学,一直都是班里最小的孩子。同龄人还没上初中我已经中考结束了,同龄人刚读大学我就要开始工作了,早鸟的叫声里全是对童年的恋恋不舍。上初中以前,同学都比我高半个头,除了学习好其他都不占优势,还经常被大人亏“这孩子是不是脑子太灵忘了长个儿了”。说得多了我爸妈也开始怀疑我发育迟缓,初中时同班女生都发育了我还是个雌雄难辨的假小子,可当时大家都忘了我的同学都13岁了,而我却还是一个刚刚10岁的孩子。这童年的阴影面积直到上高中窜到快1米7,身材终于有点儿曲线了才算慢慢消散,太扎心了。

作为一个带着光环的“天才少女”,在老师和家长的鼓吹下,对外的人设是个学霸,对内却只是个没玩够的孩子。天天放学不想写作业,直接把书包隔着院墙扔进家里人就消失了。玩到天黑后回家,别人家都是其乐融融,我家是所有人都在聊天看电视,我一个人坐在床头,趴在哥哥的旧书桌上,听着外面的电视声和聊天声写作业。一个字十遍,还都那么多笔画,手又酸又疼手指都写变形了,电视剧结束了我还在昏黄的灯光下边哭边写。

爸爸看不下去说别写了,学习再重要也不能耽误睡觉。妈妈说养成好习惯,坚持一下写完再睡。我家是大事爸爸说了算,小事妈妈说了算,无奈的是家里都是大事化小 小事化了,我只好含着眼泪再坚持一下。

不过写完作业就又是一个崭新的人生。每天临睡前赖在爸妈的大床上撒娇卖萌,骑在爸爸背上遛大马,听爸爸给我讲他瞎编的故事,披着床单当仙女,自编自演音乐剧,最后钻进妈妈怀里装睡变成了真睡,再迷迷糊糊地被抱回到自己的小床上。如果半夜上厕所,我会假装迷路了再回到爸妈的大床上,挤到他们正中间睡到大天亮。

作为家族里唯一的女孩,我从小就生活在男人的世界里。别人都有姐姐妹妹表姐表妹,我的身边却只有哥哥和表哥表弟。缺啥稀罕啥,当时看到班里女生穿姐姐的旧衣服我都羡慕的不行,如果和我同一屋檐下却生活在平行世界里的哥哥是姐姐就好了,哎。

由于家族里男性荷尔蒙过于强烈,我也活的很粗犷。小时候个子小难以服众,在胆量大决赛中,我在众多男孩子和假小子中率先从盖房子的砖头堆上一跃而下,靠实力称了大王。虽然回家因为腿疼哭了鼻子挨了训,但总算收复了兄弟们的心。

一次捉迷藏,几个孩子齐心协力把堂弟藏进了叔叔家的大缸里,去别处玩嗨了忘记了这茬儿。直到天黑大人们四处找不到堂弟都要报警了我们才想起他还在大缸里,找到的时候除了我几个男孩子都挨揍了。不过堂弟也是心大,当时竟然在里头熟睡了。

还有一次和堂弟一起在我家玩,突然想吃西瓜可身边没有大人。于是我扶着瓜,堂弟举着刀,手起刀落,西瓜没开,我的膝盖鲜血直涌。我俩都吓得忘了哭,堂弟赶紧跑出去找大人,我根据电视上演的就近抓了妈妈的白衬衣缠在了腿上。还好刀够钝,吃了一个月堂弟进贡的糖果,我的膝盖只留下了一道刀疤,现在还能自如的跑马拉松。

小时候经常玩到天黑还不回家,爸爸走遍邻里终于找到我后提醒我天黑有坏人要早点回家。我说坏人不都是偷男孩子吗,我是女孩不用担心。爸爸说咱家不一样,咱家最重要的就是你这个小毛妮子。

突然很想很想爸爸,很想回到童年,回到有爸爸妈妈在身边的年少时光。

梦回童年,晚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