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印 剑无痕 第15章 离 别

“那不是方谦吗?他怎么也会来这里?我还正想问他,那天,为什么丢我在树上,自己一个人跑了呢。”莲心心想,正好看到方谦,从一个偏道急急往寺里走。

方丈大师、孟清风好像没注意,自顾自的往前走,莲心也只得跟了过去,心下明白,这时叫住方谦,无疑让父亲和他师父起疑,刚来就这么熟识。

回了少林寺,孟清风自然又是对善宗一番感谢,然后带莲心回客房。

“爹,怎样?师太肯不肯收小妹为徒?”一见父亲和小妹,稳重的子兰也着急过来问。

“算是答应,但是师太要观察心儿三个月,合适则留,不合适仍然不会教的。”孟清风简洁的答复。

“爹,我肯定会让师父留下我的,你和姐姐们放心好了。”莲心半是安慰家人,半是强化自己的信念。

去了永泰寺,莲心发现自己的头痛好了不少,感觉心里轻松了。那里好像有种让人安心的力量。师父人很慈祥,声音似乎有种魔力,听了让人马上静下来。这些,都让莲心隐隐觉得,自己去了,会有很大改变,所以,心里告诉自己,一定会把这个机会争取下来的。

“嗯,心儿,尽力就好,也别太为难自己。”孟清风看出,莲心要做到的坚决,也忙从思想上,给女儿减压。

“兰儿,你明天收拾东西,陪心儿,住到永泰寺的伽蓝殿,住一段时间,适应下再说。”孟清风仍然不放心幼女,吩咐子兰跟过去。

“爹,二姐跟着,师父会不会不高兴啊?”莲心有些担忧的问道。

“应该不会,你自小体弱,咱们也给师太说了,现在还需要服药,要有个人照应。等你自己好了,再让你二姐回来。爹呢,也给方丈大师说说,在少林寺住一段日子,等你适应了,爹再回去。”莲心自幼没离开过家,这咋一出来,做父亲的实在不放心。

“也好,我自己尽快适应,能照顾自己了,爹和二姐就回去吧。我总要自己长大的。”说出这话,莲心突然有点想哭,原来长大意味着,什么事都自己做,没有任何人可依靠。想到爹和二姐都回家了,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就特别想哭,但为了不让爹担心,硬是不让眼泪流下来。

“爹和姐姐们会常来看你的,我相信我们心儿是个很坚强的孩子。”大概看出了莲心的情绪,孟清风安慰似得拍拍莲心的肩膀。

“爹,我知道,我没事的,放心吧。”虽然心里酸楚,但仍然装作高兴的样子,自从娘去世之后,爹也老了不少,莲心不忍心让父亲难过。

第二天一早,子兰和莲心便去了永泰寺,莲心先去拜见了静慈师太。

“师父,我是明心,我已在伽蓝殿住下。请师父指示。”看到师父,觉得心里很安静,说话也没有想象的紧张了。

“好,不错。你自己过来的?”静慈和蔼的问。

“是我二姐陪我过来的,顺便帮我带过来用品和药物。”

“平时都吃什么药?”

“以前,看过不少大夫,开了些药,也不太管用。后来,父亲看了很多医书,找了一些草药,配了些安神的,常服着。前几天,比较严重,家父请了吴中的郎中,给开了逍遥散,最近一直服用。”

“嗯,你姐姐也辛苦了,今天就在这休息一天,明天让她早点回吧,她还有她的事情。”静慈仍是和蔼,可是说出的话,却让莲心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哦,好的,弟子替姐姐多谢师父关心。”机械的说出这些话,莲心觉得很难过。

“先下去吧,明天你先随明玉熟悉下环境,后天过来找我。”静慈像是没听出莲心的伤心,用惯常的语调说。

莲心只觉得,原来觉得很舒服的声音,此刻,好像有点刺耳、冰冷。

出了门,子兰迎上来。

“二姐.”莲心觉得要掉眼泪,说不下去了。

“怎么了,心儿,咱先回住处,待会再说。”子兰也看出莲心似乎要哭了,制止她说下去。

回了伽蓝殿,进门左侧,往里走到头,就是莲心的房间里,一个很干净、简单的居室。

“二姐,师父让你明天回去。”一进房间,莲心控制不住自己,说完,就抱着子兰哭了。

“心儿,乖,若是难过,就哭吧。”子兰知道,不哭出来,对小妹的身体不好,哭出来,难过的情绪释放出来,她就会好些了。子兰心想,小妹从小被爹娘姐姐们宠着,几乎一刻也没离开过家,时时有人照顾,突然扔她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她难过也正常。

莲心哭了一会儿,终于慢慢停止了。

“若实在受不了,咱就不学了,回家,让爹求我师父教你,咱们姐妹四个一起学,也挺好的。”子兰看莲心不哭了,安慰道。

“二姐,我哭一会儿就好了,我实在不知道离开爹和姐姐们,还有杏儿,应该怎样过。但是,我不能一辈子依靠爹和姐姐们。无影婆婆已经教了你们**年,我还一点没学过,即使无影婆婆肯教,我也不愿拖累姐姐们的。再说,爹说我师父的武功能治好我的病。为了我能健健康康的,不总让爹操心,这些我可以忍受。”

虽然,还一脸泪痕,但莲心仍然清醒的知道,这条路,不管千难万险,也要往前走,临阵脱逃,不是她孟莲心的性格。

本朝,女子十五、十六岁基本都出嫁了,最晚也一般不超过十八岁。莲心心下明白,自己十一岁了,要好好的想好自己的路,如果连这点也不能做到,自己除了依靠家人,一身病痛,还有什么呢?难过归难过,还是狠了心,让自己坚持下去。

“既然小妹想的通,自然好,我和爹,还有大姐、三姐都会常来看你的,我们都相信小妹,是最坚强的。静慈师太,既然这么安排,那她肯定对你的病情有把握,所以你也别害怕。我也会常给你送药过来。”

“二姐,我一定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像是给子兰,又像是对自己,莲心坚定的说,虽然心里仍然难过、慌乱。

子兰帮莲心安置好东西,并且告诉她各种该注意的事情,然后又是一番安慰。

第二天一早,明玉来通知,说是三刻钟后,带莲心去熟悉下环境。

子兰便在莲心依依不舍中离开,看到子兰离去的背影,莲心又默默流了一会眼泪。

强迫自己镇定,用水洗了洗脸,把哭过的痕迹试图遮盖一下,然后去找了明玉,把永泰寺各处,以及常需要去的地方,比如斋堂、练功房等都挨个转了一遍,莲心默默记在心里,并时刻提醒自己,这里不比在家里,没有人照顾、服侍,都要靠自己。

白天在熟悉中很快过去,当夜晚来临的时候,莲心一个人在房间里,想到这里只有自己,父亲、姐姐、杏儿、黎叔都不在时,那种孤单,让她禁不住又哭了又哭,直到睡去,奇怪的是,竟然没做噩梦。

第二天,很早醒来,发现眼睛肿了许多,忙让冷水拍了拍。还没到拜见师父的时间,又睡不着,为了不愿再多想,就起来到处走走。

不知不觉走到了寺院里的婆椤树边,此时,正值夏初,串串花开,花穗似塔,花如豆大,色白如绒,香气芬芳,微风拂过,飒飒轻颤,赏心悦目。

正当莲心忘我的欣赏时,听到“啊”的一生惨叫。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