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笔记:从《红楼梦》看送礼的学问

文:莲花香片

读红笔记:从《红楼梦》看送礼的学问_第1张图片

中国是个人情社会,人情社会的最大特点之一,自然是特别重视人际关系,官场上下、家族内外、朋友之间,闺阁以内,人际关系错综复杂,任谁也脱离不了一个关系网, 而“送礼”则是维系复杂的人情关系网中一个绕不开、躲不掉的话题。

就“送礼”本身来说,目的、情形、方式等多种多样,但总的来说,大致可分为两种:求人办事和人情往来。前一种有着明确的目的,即送礼者和受礼者存在着利益交换;后一种就复杂微妙得多,所谓“人情往来”,这一来一往的背后往往不那么简单,送礼者和受礼者的角色、关系、送礼的背景、送什么、怎么送……值得人好好玩味,可以说,搞清楚送礼的学问,也算是掌握了在这个人情社会生存的必备技能之一。

作为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最精彩的世情小说,《红楼梦》中自然也有很多有关“送礼”的情节,说起来简直可以汇成一部“送礼”大全,闲来梳理一下,颇有趣味。

1

《红楼梦》里因求人办事而送礼的情节中,有一个小人物的送礼过程堪称教科书级别,那就是贾芸。贾芸,书中没有交待他具体是哪一房哪一枝,从贾琏口中“后廊上住的五嫂子的儿子芸儿”来看,大概是荣国府这边某个偏房的草字辈侄孙,比宝玉大几岁,却要称宝玉为“二叔”。贾芸父亲去世的早,家中原本的一亩田两间房也被“不是人”(卜世仁)舅舅捣腾没了,十八九岁的年纪还没有一份正经工作做,孤儿寡母的日子过得蛮艰难。贾芸长相斯文清秀,人也伶俐乖觉,只是运气不太好,一门心思想在贾琏手下谋个事情做,却一直没有结果。

读红笔记:从《红楼梦》看送礼的学问_第2张图片
贾芸

来看这一段:

且说贾芸进去见了贾琏,因打听可有什么事情。贾琏告诉他:“前儿倒有一件事情出来,偏生你婶子再三求了我,给了贾芹了。他许了我,说明儿园里还有几处要栽花木的地方,等这个工程出来,一定给你就是了。”贾芸听了,半晌说道:“既是这样,我就等着罢。叔叔也不必先在婶子跟前提我今儿来打听的话,到跟前再说也不迟。”贾琏道:“提他作什么,我那里有这些工夫说闲话儿呢。明儿一个五更,还要到兴邑去走一趟,须得当日赶回来才好。你先去等着,后日起更以后你来讨信儿,来早了我不得闲。”说着便回后面换衣服去了。

一般人听了这话会怎样做?自然是说几个“是”,然后乖乖回去,两天后再过来讨信儿。可贾芸不是,这个男孩子头脑确实灵活,他虽然对叔叔贾琏没有办成他的工作一事有些失望,但却敏锐地从贾琏的一番话中了解到了几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一个是大观园里栽花木的工程还没有安排负责的人;

再就是贾琏惧内,关于安排人分配活这件事上,婶子王煕凤更有决定权;

还有一个信息,就是贾琏明天一早要出门,很晚才能回来,白天不在家。

他将上述重要信息快速在脑中进行了分析,经过一番周密策划,改变策略,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再一次的求职之旅,这一次的求职非常成功,究其原因可归结为:找对了人、送对了礼。

求人办事送礼要送对人,这一点很重要,即:送礼要送给能说了算的人。贾琏和王熙凤夫妻俩在贾政处管家政事务,按理说安排家中成年的子侄在手下管个活领个份例银子,贾琏是有权限的,这也是为什么贾芸来求贾琏的原因。但贾琏在家中处处受凤姐辖制,经常做不得主,屡屡被凤姐占了上风,所谓“退了一射之地”,好在贾琏也没有太强的争胜心,乐得让凤姐做主,他好逍遥自在。虽然他在贾芸面前说得冠冕堂皇,说是本来有个事,但凤姐再三求了他,给了贾芹。但机灵的贾芸一下子就听出了贾琏这个叔叔不靠谱,婶子王熙凤才是真正说了算的那个人,况且马上就有一个园子里栽花木的工程要安排人管。事不宜迟,为了确保能够万无一失地谋得此事,贾芸当即立断决定去找凤姐,当然不能空手去,要带着礼物去,不仅要送还要送的巧妙,这就是需要讲求送礼的学问了。

首先是礼物的选择。礼物既不能太轻贱,也不能太贵重。太轻贱了,人家看不上眼,还会看轻自己;太贵重了,一来自己负担不了,二来也会让人有疑心,反而适得其反。因此要选择适当的礼物,如何适当?即:要有档次,不俗,最好是应景的节礼,送的礼人愿意收,当然还得是自己能力所及的。贾芸选择的是名贵香料:冰片和麝香。

事实证明这个礼物选得蛮精准。眼下正是端阳节前夕,一般家庭都会采购香料,主理内闱家务的凤姐自然也会有这个需要。当然,贾芸并没有钱买名贵香料,他原本打算去开香料铺的舅舅家借,没想到刁钻刻薄的舅舅舅母非但没借给他,反而羞辱了他一番。天无绝人之路,贾芸在路上碰到了邻居倪二,倪二虽是个泼皮,人却侠义,慷慨借了他十五两银子,买礼物的钱才有了着落。十五两银子在当时并非一笔小数目,乡下刘姥姥一家一年的用度是二十两银子,十五两银子估计也得是城里普通人家几个月的花销吧。虽然眼下贾芸没钱,但他深知如果此事成了,这十五两银子的投资很快就会收回来。贾芸去大香铺买了冰麝,注意是大香铺,说明这香料的品质是有保障的,礼物的品质自然也很重要。

再就是送礼的时机和方式。贾芸先是打听贾琏出了门,才带着礼等在凤姐出入的后院门前,待凤姐出来,“贾芸深知凤姐是喜奉承尚排场的,忙把手逼着,恭恭敬敬抢上来请安。”接下来贾芸和凤姐的一番对话真是让人觉得这个男孩子实在是很会说话,开场白自然亲切,句句是恭维,却不让人觉得肉麻谄媚,更重要的是还编了一个天衣无缝的故事,礼送的自然而然,又让人心里很受用。果然,凤姐“心下又是得意又是欢喜”,对贾芸这个“知好歹”的男孩子印象分飙升。庚辰本此处有脂批:“看官须记,凤姐所喜者,是奉承之言,打动了心,不是见物而欢喜,若说是见物而喜,便不是阿凤矣。”可见送礼时说的话要比礼物本身更能起关键作用,尤其是在女中豪杰凤姐的面前。凤姐特别欣赏伶俐会说话的人,不久宝玉房中一个三等丫头小红果然凭借着伶俐的口齿被凤姐一眼相中招至麾下,日后贾芸和小红能走到一起,还真应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老话。

还有一点更显得贾芸的聪明之处,那便是:只送礼,绝口不提求职一事。当然,贾芸不提求职一事并非是他不想,而是没有合适的时机。凤姐夸他:“看着你这样知好歹,怪道你叔叔常提起你,说你说话儿也明白,心里有见识。”贾芸“听这话入了港,便打进一步来。”这“进一步”便是要提求职一事,只是凤姐更精明,不想让贾芸认为她“看着见不得东西似的”,故而转了话题,这一转,贾芸便不好提进一步的话。这也是贾芸“知好歹”的体现,若提了,不但前面苦心编撰的故事穿了帮,也让凤姐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事实证明,此时不提是明智的,晚上贾琏回去了,凤姐势必会和贾琏提起白天的事,不用贾芸亲自开口,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通过这次送礼,贾芸给凤姐留下了不错的印象,顺利地得到了在大观园里种树的活,解决了饭碗问题,并且这个工作机会还让他收获了爱情,可谓职场、情场双丰收,这是后话。总之,这一次成功的送礼是穷小子贾芸重要的转折点,他的人生从此不同。庚辰本脂评说:“此人后来荣府事败,必有一番作为。”暗示了在遗失的后四十回书稿中贾芸这一人物还会出现在重要情节中,可惜我们无法得见了。

回顾一下贾芸求职送礼成功的关键点:送礼的对象要准确,送的礼物要合适,送礼的时机要把握好,送礼时的说话要得体。做到了这几点,送礼的目的不愁达不成。

读红笔记:从《红楼梦》看送礼的学问_第3张图片
贾芸送礼

2

与改变小人物贾芸命运的送礼恰好形成对比的是另一个小人物的送礼,这个小人物同样想通过送礼改变命运,然而结果却大相径庭,这个人的地位更卑微些,叫做:秦显家的。

秦显是二小姐迎春的大丫头司棋的叔叔,司棋的父母在大老爷贾赦那边做事,秦显两口子在贾政这边做事。秦显家的平日里在大观园南角门上夜班,很显然,她并不甘心只做个上夜的婆子。秦显家的平日里与大管家林之孝家的来往密切,估计也没少送礼,以便瞅准机会能够上升一层,谋得一个肥缺。这个机会似乎是来了。

过完年,凤姐过于操劳小产了,不能理事。王夫人安排了李纨、探春和宝钗来共同代理家事,于是大观园里“奸奴蜂起,内外欺侮,锱铢小事,突动风波”,其中便有一场错综复杂的厨房风波。用“错综复杂”这词一点不夸张,这场风波牵扯了好几房的主子、好几层的下人、园内人、园外人,还涉及了失窃案、判冤狱等等,真是好不热闹。每每看书中这两回,就由衷觉得曹雪芹的厉害,他就像一个手艺高超的织匠,细细密密,穿针引线,将多条故事线精巧地编织在一起,一丝不乱,看的人只觉眼花缭乱,精彩纷呈。

这里不再赘述这场风波的来龙去脉,只说大观园主厨柳家的女儿五儿私自出入大观园,碰上管家林之孝家的,正盘问时,被柳家的得罪过的小丫头小蝉、莲花恰巧经过,也在一旁煽风点火。林之孝家的原本就在为近日正房中的几起失窃事件头疼,连忙带着人来搜查厨房,果然搜到了失窃的玫瑰露瓶子、茯苓霜等赃物,于是柳家的和女儿五儿被当作贼押解起来听候发落。

柳家的被关了起来,主厨一职便有了空缺。秦显家的平日里对主厨肥缺窥伺已久,凭着与大管家林之孝家的密切关系,如愿安排去补这个空缺,她自然喜不自禁,一面兴冲冲地到厨房履职,一面打点了送林之孝家的礼:一篓炭、五百斤木柴、一担粳米,遣了子侄送入林家;接着又打点送账房的礼,还备了几样菜蔬请厨房的同事,还发表了一通谦卑恭敬的上任感言:“我来了,全仗列位扶持。自今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我有照顾不以的,好歹大家照顾些。”

只可惜上任感言发表得太早,礼物也送得急了些,不到一天的工夫,局势逆转,厨房工作的交接尚未完成,原主厨柳家的冤狱便平了反,有人来告诉秦显家的:柳家的原本无事,厨房还交给人家管,他可以出去了。“秦显家的听了,轰去魂魄,垂头丧气,登时掩旗息鼓,卷包而出。送人之物白丢了许多,自己倒要折变了赔补亏空。”

看到这儿,不禁笑出声来。秦显家的一定是等了好久,才等到了这样一个机会,只可惜她送礼的对象、时机都不对,才落得个鸡飞蛋打的结果。她一直巴结林之孝家的,期望能有个上升的机会,素不知,虽然林之孝家的是婆子媳妇们的头儿,可人事决定权并不在她,她只有递话儿的建议权,真正的决定权还是在主子奶奶那里,这是其一;其二,在事情尚未调查清楚,自己的主厨地位还未得到正式确认之前,便急急地要送礼打点上下,急功近利的小人嘴脸显露无疑,眼瞅着到手的肥缺没了,赔了夫人又折兵,还给周围人落下个笑柄,堪称最失败的送礼了。

读红笔记:从《红楼梦》看送礼的学问_第4张图片

说起来,这场厨房风波的引子以及贯穿事件始终的几个物件居然还是礼物:

先是蔷薇硝,是蕊官送给芳官的礼物,被贾环看到,于是也想要一些送给彩云,芳官不舍得,包了茉莉粉充当蔷薇硝给了贾环;赵姨娘感到受到了侮辱,跑到怡红院和芳官等小戏子们大打出手;之后小戏子们和婆子们的矛盾日益凸显。

再是玫瑰露,是芳官送给主厨柳家的女儿柳五儿的礼物,五儿想进宝玉的怡红院当差,柳家的也时常巴结宝玉房中的丫头,又回赠给芳官一些茯苓霜。

这茯苓霜原本是也是礼物,是柳家的门房哥哥所得的外财——要知道外来的客人拜访大户人家,先得备礼打点门房,所谓“门礼”。

所以这一场闹得沸沸扬扬的事件从小戏子们之间互赠的礼物开始,到秦显家的白折了许多礼物结束,也可以称得上是“一场礼物引发的风波”

3

而作为人情往来的礼物,在书中无所不在,几乎是推动故事情节中不可缺少的道具。

皇家赐的礼物,价值不菲,地位尊贵,却中看不中用,只能供着,即使亏空到了捉襟见肘的时候也无法换成实用的银子使;逢年过节,生辰丧葬,与王公贵戚们互送礼物是对当家人的重要考验;过年前庄头进的年礼,那长长的礼单让普通人看着咂舌,在族长贾珍的口中却是“这够做什么的!”“真真是又教别过年了。”

除了大宗的礼,很多寻常时候来来往往的小礼物更加令人玩味。

第七回,薛姨妈让周瑞家的给府里的姊妹们送宫花。围绕这一著名的送宫花,惹出多少枝节和纷争出来,这一节被视为黛玉刻薄小性的最有力证明,也多少透露出周瑞家的这个高等级奴才潜意识里的势利拿大。几枝小小的宫花让后世的读者为此争论不休,几乎成了断不清的官司。

读红笔记:从《红楼梦》看送礼的学问_第5张图片

第十五回,秦可聊出殡,北静王参加路祭,特意见宝玉,并将圣上所赐念珠一串相赠。宝玉回来后送给黛玉,谁知却被黛玉嫌弃为“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黛玉的清高与特立独行可见一斑。

第二十八回,宝玉与众世家子弟们喝酒,与蒋玉菡心意相通,私下里互换了贴身的汗巾子。谁想到这个汗巾子成了见证蒋玉菡和宝玉大丫头袭人姻缘的信物。

第三十六回,宝玉去梨香院,想找小旦龄官给他唱段《牡丹亭》,却碰了钉子。贾蔷来了,带着一个有趣的礼物——会衔旗串戏台的小雀儿,本意是想逗病中的龄官开心,可没想到反而将龄官惹恼了。这一场恋爱中小儿女的口角让一旁的宝玉看呆了,从此“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读红笔记:从《红楼梦》看送礼的学问_第6张图片

接下来的第三十七回,成功谋得买办花草事务的贾芸为孝敬 “干爹”宝玉,送了两盆白海棠花,大观园诗社便以此开端,命名为“海棠社”。

宝玉和众姐妹们的关系亲密,时不时有礼物往来,他会让人用缠丝白玛瑙碟子盛了鲜荔枝去送给探春,雅致又有情趣,探春也喜欢;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探春跟宝玉虽是同父异母,倒比跟同父同母的兄弟贾环更为亲近。

宝玉对祖母和母亲孝顺贴心,他会在桂花开得正香艳时,折了插瓶,亲自送给老太太和太太,喜得贾母直夸宝玉:连一枝花也想的到。身边捧花的小丫头也跟着沾光,得了贾母和王夫人的赏钱和衣服。礼物虽小,却惠及不少人,作用不小。

皇商家庭出身的宝钗出手大方,更会做人,从送礼上便能体现。她会替史湘云作东道,准备几篓肥大的螃蟹、几坛好酒、四五桌果碟,请老太太姨娘们赏桂花吃螃蟹、顺便和姐妹们开诗社,做菊花诗、螃蟹咏,皆大欢喜。薛蟠从外面做生意回来给妈妈和妹妹带回两大棕箱的礼物,宝钗一份份打点分好,让莺儿和一个老妈子一道,挨家送往各房,不遗漏一处,连最不受人待见的赵姨娘和贾环也有;给黛玉的又与别人不同,加厚一倍。宝钗的公道周全,会行事的好名声进一步得到了大家族上上下下交口一致的赞许。

黛玉孤高自许,她不会给赵姨娘、贾环礼物,但也绝非不懂事理的人。从苏州送父亲灵柩归来,悲伤之余也不忘带些纸笔等礼物送给宝钗、迎春、宝玉等人,这是姐妹们的情分。

袭人和湘云从小要好,园子里新结了果子,她不忘托宝玉的名义给湘云送去尝鲜;湘云来贾府,之前打发人送给姑娘们的绛纹石戒指,同样的又亲自带了给袭人、鸳鸯、金钏、平儿四人,因为怕送的小子们记不清楚都给谁。这也是超越了主仆阶级的姐妹情意。

受了贾家恩惠的刘姥姥二进贾府,特意带了地里头茬的瓜果菜蔬孝敬奶奶姑娘们尝鲜。刘姥姥虽然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一介村妇,却有着极高的生活智慧。她深知这些奶奶姑娘们天天山珍海味吃腻了,野意儿才会让她们觉得新鲜对口。地里的新鲜瓜菜果然深得贾母欢心,刘姥姥这一次的贾府之行给贾府老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欢乐,自己也是收获颇丰,“把古往今来没见过的、没吃过的、没听见过的,都经验了。”回去还带了一大车琳琅满目的礼物。贫寒的刘姥姥和富贵的贾家互赠了一份诚心实意的礼物,而这份诚挚的情感终将结出善果。此时的贾府没有人能想到,以后家族落难之时,多的是落井下石的人,只有曾经偶然接济过的刘姥姥鼎力相助,保全了凤姐的女儿巧姐——这也是十二钗中唯一收获了普通人家平凡幸福的女子。

还有一对尤氏姐妹花,柔弱的姐姐从收下浪荡公子贾琏的一块九龙玉佩开始一步步走向了不归路;刚烈的妹妹试图主宰自己的命运,却在心上人柳湘莲的鸳鸯剑寒光下命赴黄泉。两个多情女子,同样悲剧的命运,一个始于定情礼,一个终于定情礼,可怜可叹。

读红笔记:从《红楼梦》看送礼的学问_第7张图片

礼物,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它可以助人成功,也可能让事情变得更糟;它能让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更密切,也可能让人和人之间的隔阂更深;它可以很纯粹,只寄托美好的情意;它也可以很沉重,重到能够主宰人的命运和生死……从古至今,滚滚红尘中的芸芸众生们时刻和它打着交道,可能有几人参得透这送礼的学问和奥妙?二百多年前,经历过人生的繁华与幻灭,潦倒文人曹雪芹为我们留下了这部伟大的传世之作,这何尝不是留给后人的礼物?而书中来来去去的礼物背后,无不是或欢喜,或悲哀,或温暖,或苍凉的人生万相。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