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21天写作的一场约会

写作是我的天性之一,我的身体里藏着很多充满想象力的小精灵,在我幼年时期,它们像好动的我一样调皮,它们在我的肚子里扑扇着翅膀嬉笑打闹着,把我的心弄得好痒痒,所以我就写呀写,我越写,它们就越乖。在12岁之前我就写了整整厚厚的两个日记本,一本有关身世的小说。

但是孩子的心思大人不懂,他们觉得我没好好学习数理化,不能顺利的考上大学。所以他们就把我和精灵们的故事拿走了,我们哭了。我安慰精灵们说,别哭, 我们重来。于是我就不断的写,上课写,放学写,被窝里也写,但我们的故事被一次次被拿走。终于,我和精灵们都沉默了,然后,有一天,一个精灵说,这儿不属于我们,我们去一个新的地方吧,我点点头说,好吧。于是我们就走了,那年我12岁,大人说那叫离家出走。

我喜欢离家出走,因为当一个人怀着悲伤,背井离乡的去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呈现给你一个不同的样貌和色彩,而且画面还非常强烈。到现在我还记得我走过的那片胡萝卜地的颜色和那个从马路对面昏暗的路灯下看过来的男孩,他和我一样,有着一双受伤的眼睛。

后来我回家之后,他就不断的给我写信。我从来都很享受男生给我写信,我能深刻的感受到我们之间心灵的对话,因为我从来不回信,所以我会收到更多的信件。我把想说的话都写成诗,藏在我床底下。

整个青春期间,我都在享受和不同的人一场场心灵的对话。

这是我从幼年时期到青春期最启蒙的写作。

后来我就停止了写作。我身体里那些小精灵都沉沉的睡去了。直到有一天,有个人说我可以来美国学习写作,所以我就来美国了。在英文写作课上,老师问我的梦想是什么,我说是一名作家,很多美国学生都笑了,他们觉得我连英语语法都不懂,还谈论作家呢。我也笑了,因为我会做到的。那个学期末我的写作老师看了我的文章说,你有能力追逐你的梦想,继续写吧!

我和写作的渊源非常久远,就像我们是如此的知心朋友,无需语言,便可相伴一生。但后来我的生活被各种各样上演的故事充斥着,我的心失去了宁静。对于写作来说,需要一颗可以安静下来的心,需要一种可以和自己心灵对话的能力。当生活热闹到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时候,写作绝对不是这生活的一部分了。

第一次看到弘丹的文章是在去年,知道有这样一个连续写作的项目,当时想我肯定坚持不下来。后来我有位朋友在圈里又发起了这样一个30天连续写的自由书写活动,我就想要不要也试试呢,但要是中间有事儿不能连续写怎么办呢,那岂不是很丢人?经过思考,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无压力自由书写法”的写作模式,就是没时间或没心情的时候,就写流水账。这样一想,我就没思想负担了,所以就启动了我的自由书写之旅,没想到我一经写作,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他们纷纷留言说,每天都等着看我写的东西呢。因为热爱,因为读者的期待,因为坚持,今天是我第149天的自由书写了。朋友问我,你准备写多久,我说不知道,也许一辈子吧,我也好奇我能把数字续到几位数呢,想想都觉得好兴奋。

这次参加这场21天写作训练营,就是想赴一场别样的书写约会,想看看小伙伴们是怎么写的,结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也不失为人生一种乐事。尤其是弘丹,已经连续写作1000多天了,她有着丰富的书写经验和作为理科生严谨的逻辑思维,这都是我所欠缺的。总之,很期待这场书写场上的走秀。而且三人行,必有我师,更何况一下子能结识这么多伙伴,我得学多少东西呀!同学们,为了我们的约会,干杯!

哦,对不起,我渐渐苏醒的小精灵们也要和你们干一杯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