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不了的碎玻璃

你好,我是水瓶女。

你好,我是处女男。

按照星座的合适度,40%的成功率显得有些可笑。可惜这个也只是在分开之后的无聊日子里才想起星座这么一回事,更有些嘲讽。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人们总是在患得患失中犹犹豫豫,最后事与愿违,受伤的也只有自己了。

好多人问我,“你有故事吗?”

故事的最后,你好像还是说了拜拜。似乎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听故事的能力,都准备好了酒,等你。以绝对敏锐的嗅觉找到最想要的那部分,然后深入下去,直至终了。如果一切重头再来过,还是会觉得该发生的依旧会遵循其变化的规律变成如今的这个样子吧,无非时间早晚的差别。悲哀的,就像自导自演的一场戏,落幕人散,自己还在梦中。

是怎样开始的?人往往对一段感情失败后的失落期间送来的关心感到倍感温暖,于是就从新的一段开始。不算是初相识,要懂,水瓶座的女生喜欢依赖认识很久很久值得信赖的人。毕业季,告别了整个高中,同时也告别了那个明明会陪着你一起去看看整个世界的隔壁班的少年——还欠我的拥抱,却是某天误打误撞的来电显示。跟着闺蜜还有几个好朋友来了一场小旅行,大巴上能够靠的肩膀,烈日下能撑伞的W无疑给了Y莫名的好感,觉得跟平时嘻嘻哈哈不靠谱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故事无非就是这样,小学两三年加上初中两年的同班同学,期间似乎互相没有太多好的印象,挺奇怪的。旅行结束后的某天,W问了Y有没有喜欢X,因为看起来X喜欢Y甚至都希望她不上高考的第一个志愿学校,这样就能待在同一个城市了。但有时候朋友这个界限会莫名地分的很清楚,真的觉得X是个单纯的人,纯粹是个朋友。之后的日子里,不间断的联络,Y最开始认为有个还不错的朋友,会互损,舒服的像风。

第一场看的电影是《盗墓笔记》,电影本身的卖点就是一种小说情怀,颇搞笑的片段。Y有点密集恐惧症,又害怕长长的蠕动的生物。电影镜头突然出现的蜂拥而来的尸蹩让Y有些害怕,一个挡脸的手无疑给足了男友力……经常性的一起约着玩,DIY的冰淇淋,冰雕节,还是习惯性地互怼,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甚至是某天过马路时W牵起Y的手,虽然嘴里说“怕你被车撞”,Y白了他一眼,可还是让他牵了——饮食不规律的下场就是半夜胃疼的睡不着觉,W很生气地跟Y说明天一定去医院看看,水瓶座骨子里会有一种倔强,死活不肯去。Y说明早就拖着她走,作为她“老公”是可以很强势的。那是一次很清楚的明示吧,而她只是觉得如平常一样的开玩笑罢了,没有太认真,却有点小幸福。

如果说初吻算是每个少女幻想的一个美丽情节,也许Y也有着她的期待,“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第二场电影,第一次的情侣座,《微微一笑很倾城》虽然电影的男女主演没有电视剧的更令Y满意,可还是愿意看一遍。男女生看电影坐情侣座本身就是为他的计划提供了地理优势,或许这算是蓄谋已久。

“我其实一点都不怕你一巴掌扇过来”,坐在饭桌对面的他说,“反而害怕你哭”。

被盯着看的Y有些害羞,没敢对视。送上来的青柠水还没等她拿过来,W立马喝了一口,坏笑地看着她,又有点小骄傲,又像是宣布主权。

“你都没有很正式地表白”,Y总是跟他说,他说要找个正式的机会,还有要给她一个手链。就像一个不成文的约定,只是没有太对外宣布。这也是Y耿耿于怀的,有一天因为这个吵起来过,Y总希望能够被周遭人羡慕,可W似乎有他自己的安排。毕竟大学就会开始异地恋,有人总是说异地恋维持不了太长时间的,总会分。当时的Y还是有许许多多的期待,叮嘱他一定要来自己的城市。虽然Y总是吐槽W的声音难听,可事实却是W的声音能被别人夸有磁性。自从在一起之后,就会喜欢他唱歌,还是那种只为她一个人唱的。

“董小姐 你从没忘记你的微笑 就算你和我一样 渴望着衰老”

qq收藏里,Y还有他某天发的9秒语音,附注:难得的。就算分开之后的现在,还是会舍不得删除这仅有的牵挂。彻夜未眠的孤独感随着这深沉的陈旧往事将自己束缚得难以透气,枕边一次又一次地响起这段仅仅9秒的语音,Y还是会默默地流泪——明明自知到跨不过这个给自己设下的坎却又不肯痛痛快快地斩断过去,大概就是作茧自缚。

留言板上;新的一年,会更加爱你。

谁能想到两个月后的情人节的正式分手,不早不晚地成了莫名的笑话。

情人节的前一天,Y被自己家里的事整得烦躁与惶恐,在孤立无援时想要找个人安慰自己,把电话列表从头翻到尾,似乎给W打个电话都没有足够的勇气,停顿了很久,就这样放弃了。无意识时候的一举一动更像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当时发现不能再像之前一样可以肆无忌惮地找你,就算是一个很需要他的时机,但我们似乎陌生了。被说不尽的漠视挟持得透不过气,所有的不满集聚在心头,委屈也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大。生日那天的等了整整一天却没有W的一句“生日快乐”,Y想到这个就觉得自己似乎在他心里不那么重要了,或许,是到了再见的时候了吗?Y想着这一切就点开对话框的右上角,跳页后在最底下的“删除好友”那犹豫一会后毅然决然地点了下去。

是中学时代某个调皮男孩为了引起喜欢的女生的注意而故意恶作剧,Y也想着突然的断了联系也一定会让他注意的,恋爱中的少女有着童话般梦幻的勾画未来的美好,忍受不住现实的冰冷残酷而夭折。

情人节,是空间里大把迎面扑来的狗粮,他还是没有找她。只是他的空间更了一条新的说说;

情人节,你要快乐。

阴错阳差有时候只是冥冥之中安排的替代词,更具有偶然性,充满戏剧性。Y对X说了前一天删了W的事,还讲了自己如何如何的委屈。可事实只是Y也对W近期的事一无所知,两个人都没有在彼此的世界里,分开也是早就安排好的结局。

W忙着姐姐的婚房布置以及一些具体事宜,那段时间每天忙得有时候倒头就睡,什么也顾不上......错了的铅笔字可以用橡皮擦去再重新写过,删了的好友可以用好友申请再加回来,只是别过的那个他却在过去消失回不去了。

从相识相知到熟知,某一天你突然发现两个人之间再也没有什么话题可以畅聊,甚至多打一个字也是累赘的时候,这故事大抵是进入末尾了。电影散场离席的姿势有很多种,中途离场的理由也有千万种,只是彼此各走一边的姿势似乎少了一些洒脱。Y加回了W,讲了许多,患得患失总是让分别来得措手不及又是意料之中,当初喜欢得宠上天,欢喜如初的那段记忆被时光机留在了曾经的夏天。

“那我们这算是......分手了吗?”

“是的,但是你先不要我的。”

......Y看着亮起的手机屏幕,沉默了。

“我可能以后会再爱你一次”,像是世间最毒的话,是一百种选择外的第一百零一种假设性,不在选项中的机率有多大?就这样没有丝毫反驳重新来过的另一种补救过去的机会,做不到彻底忘记那她至少能够不打扰,她留着自己最后一分的尊严守着曾经这九分的喜欢,就让时间沉淀一切,或许只是最后的自我安慰。

白色情人节,距离分离一个月,她剪短了自己的长发,想与过去的断层再进行一个告别仪式吗?学生公寓前的那株樱花树开得很盛,那天的天空也较之前几日更加湛蓝,她站在树下,却多了几分感伤,行走的人,听不见某个世界有重要东西消失的声音。

在未来的日子里,是两条相交线相交之后越走越远的生活,重复的,是每天的东升西落。

“找个女朋友吧,让我知道你过得很好。你说,就算当初不是我,我们是不是也肯定会在某一天分开......”喝了酒有点醉熏的她莫名鼓起勇气,四个多月里,没有联系,因为根本没有一个理由,甚至是不正当的,也没有,她突然觉得好可笑。

抵不住醉意,困意席卷,屏幕有新消息提示:

“别多想了,开心点,睡吧。”

七月的到来是夏日里风裹着大地的燥热,是人群里粘在皮肤上的汗液飘散在空气里恼人的汗臭味,也是六月中旬开始的复习周的尽头。那一夜,Y的寝室彻夜长谈,这一年里,就这样过去了。手机突然振动——这个熟悉到陌生的号码,这一个很久不再出现的名字。

在走廊上,接起了这个电话,却没有多余的话。

“喂.....你再不说话我就挂了啊......你怎么了......睡着了吗......那就早点睡吧......你真的不说话吗......那我挂了”,她不知道这一通将近六分钟的没有回应的电话自己是如何单角色完成的,应该是狼狈的很。凌晨的风吹动着窗外那颗高高的梧桐树的叶子,摇曳在漆黑的夜里,六百多公里的另一边,也有风吗?

如果我们能真正举重若轻起来,至少在表达上,该有多好。

当我们能够内心毫无波澜地说出那些被保护的年少的欢喜,时光的断层艺术在这长河里熠熠闪光,落幕时候的散场,终于可以走得洒脱而大步,是等了很久。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