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都是你》(十)尴尬的饭局

《余生都是你》(十)尴尬的饭局_第1张图片
尴尬的饭局.jpg

(十)尴尬的饭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而我的世界就在这一方小小的屏幕上,每天我们都要相对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看得久了,竟也生出甜美之感。就好像你吃到的是黄莲,嚼出的却是蜜汁,这大概是所有文字工作者的痛和快乐吧。

灵感这东西,不是你想让它来,它就能就来。所以通常我写到昏天黑地的时候,如果受到打扰,就像是闭关修炼,一旦中断就会破功。

我已经挂了周航好几次电话了。可是,它仍执着的响着。大概又遇到什么烂尾事,需要我收摊子吧。

铃声响得我心烦,我压抑着想发飙的愤怒接通了电话。

是一个饭局,我本就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一来,作为一个没有名气资历尚浅的新人,去了也是陪衬。二来,不想应酬一些有的没的。可今天周航很坚持。我也不好再推辞,就答应了下来。

我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

在迎宾小姐的带领下,我很不好意思的走进包间,抬眼一看,桌前已经坐满了人,有周航,江耀卓,雪儿,有见过几面的工作人员,还有几个陌生人。见我进来,周航示意我坐下。

这个位子与江耀卓正好相对,然而他正低头与旁边人聊天,似乎没有注意我的到来。

他穿了一件普通的黑T,今天没有戴帽子。

杯酒间,大家都在热烈的讨论着即将开拍的电影,在周航的介绍下,我知道了那几个陌生人是这部电影的投资合伙人。

通过大家断断续续的谈话,我得知,江耀卓之所以答应参演这部电影,完全是因为与周航的私交,友情支持。这些周航以前从来未曾对我说过的。但无论如何,能请来江耀卓,等于就是票房的保证。大家都信心满满。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江耀卓和这样的酒局气氛有些格格不入,尽管他的脸上也带着微笑,是哪里呢?我观察了好久,才发觉是眼神,他的眼神有一种莫名的疏离感,怪不得那天会议的时候,我觉得他有一种清冷的气质,就是这种眼神,好像是刻意与周围保持着一种距离似的。

席间气氛依旧很热烈,酒也喝了不少,大家都有点微醺。

雪儿不知因为什么闹了点别扭,提前离席了。周航连忙追了出去。

我也正在考虑要不要找个理由先撤。这时,一个肥头大耳的投资商拿了一杯酒走到我面前,要与我喝酒,我礼貌性地喝了一口。可是,他还是不走,那只大胖手用力拍着我的肩膀,咂摸着嘴说:“杨小姐,以你的条件,做编剧可惜了,挣的少,还辛苦。不如做演员吧,我捧你,一线不敢说,二三线总是可以的。”周围立刻有人表示拍马屁似的表示赞同。他更加得意了。

我侧身闪躲了一下,笑道,“谢谢您这么看得起我,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钱永远挣不完的,开心就好。”

他一愣,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文化人就是能说会道,只怕是杨小姐看不起我吧。攀上了周家小少爷这棵大树,以后就吃喝不愁啦?”

席间的气氛顿时有些冷下来,大家都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表态。

其实,我不是不知道那些流言,只不过对于一些有的没的,懒得去理罢了。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每天都产生各种各样的绯闻和八卦。最好的办法,就是一笑了之。

我无意间看了一眼江耀卓,他正低头摆弄着手机,仿佛在听,又仿佛没在听。我忽然有些失望,可是我又有什么理由失望呢?本就是不该有的期待。

我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能遇到周航,我觉得非常幸运。我不敢说自己是一匹千里马,但他的确是我的伯乐,他肯给我机会,让我能够一展所长,我非常感谢他。”

我停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继续道,“别人都说娱乐圈是个名利场,在这里只有金钱和利益,没有朋友和情义。但是我觉得,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有肮脏的交易的。我和周航是非常好的朋友。仅此而已。”

胖投资商没想我会这么不给面子,愣了一下,小声道,“是我小人之心啦。”然后,讪讪地回到了座位。

为了缓解尴尬,张导提议大家一起喝一杯,气氛又开始热络起来。我却觉得一阵眩晕。

我随便找了个借口,跟大家告了个辞,就打算先回家了。

刚走到酒店大厅,迎面碰到了小林,“小桐姐,我送你回去吧。”

我摆摆手,“谢谢你,我打车回去就好了。”

“你喝了这么多酒,还是我送你吧。”

“没关系,你等着卓哥吧。”

小林举了举手机,“卓哥刚刚给我打的电话,让我送你回家的。小桐姐,你别为难我啦。”小林面露难色。

我不想为难小林,而且这个时候非常难打车,本来是打算蹭周航的车的,可是那个家伙却先跑了。

“好吧。”我点了点头,默默在跟在小林的后面。

上了车以后,我摇下了窗户。初夏夜,有微微凉风吹来,是个好天气,本该有好心情的。

“小桐姐,自上次以后,我们大概有两个月都没有见过了吧。还没有正式跟你道过谢呢。你最近怎么样,工作还忙吗?”见我情绪低落,小林忙寻了一个话题。

“还好,都是老样子,没有特别忙。”

“你好像不太高兴哦?”

“没有,我就是不太习惯这种场合,这个圈子里的人,你知道的。”

小林马上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其实,”小林顿了顿,“这次是卓哥坚持让你过来的,他本打算当面谢谢你上次送我们的。”

“举手之劳,不用特意谢的。他太客气了。”我客套地回答。见我情绪不高,小林也不再说话,专心地开着车。而我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街灯,回忆起刚才席间的那些话,竟有些伤感。可我不是一个对这些耿耿于怀的人啊。

杨雨桐,你怎么了?这点小事就能影响你的情绪,将来怎么混?我暗暗问着自己。

还没到家,周航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你没事吧。”他那边乱哄哄的,显然饭局还没有散。

“都是小事,我都没有放在心上。就是酒喝多了有点头疼。”

“我就说嘛,谁能欺负的了你呀。放心吧,没事。”电话那头周航好像在对别人说着什么。

“你在和谁说话。”我问。

“卓哥啦,担心你有事。” 周航顿了一下,接着道:“差点忘了正事,我们后天要进组拍摄,你赶快准备一下。”


全文目录:http://www.jianshu.com/p/c94198950b8c

上一章:http://www.jianshu.com/p/9399eff2ac45
����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