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女孩

                                                                                                                                                                                                                                                  文\十八

叫你君吧,君子的君。

我在教学楼的走廊看到过你很多次,一袭短发,白鞋。

我和身旁人打听你是谁,没有人认识,也没有人猜出。觉得你不笑,样子神奇又神秘。

我继续看到你,再擦肩而过,大约一周两三次。

晚会上拿着偷拍的照片,向旁边的学妹打听你的名字,有了联系方式。

我不说话,上演欲情故纵的戏码。你问我是谁,我回你:“你好看。”

很久过后你告诉我,相遇那天,你一回头就知道谁是我了。

所以我和你之间没有自我介绍,顺其自然的认识,又顺其自然的牵手。

都说喜欢会让人小心翼翼

于是我的阴晴不定就成了你的喜怒哀乐

考试周,五点起床,能在图书馆占到我喜欢的座位,牛奶和热水。

大约四个小时后我会来,你看我的眼神,我一边感受一边逃避。

离开学校的那天没有让你送,在宿舍楼前不许你再走一步。

我说我讨厌离别,不喜欢别人送我,恩,我确实骗你。

能感受到背后的目光,却一次都没有回头。

我在新年的第一天离开了你,大年初一。

听说你不眠不休了三天三夜,和亲戚朋友肆意闹腾。

我只是笑,笑你脆弱,有什么大不了。

愧疚不是心疼,我也觉得自己坏。

又是一杯酒,我继续和旁人聊人生。

再见面的时候,我尽量回避你的眼神。

你过来抱我,仿佛四下无人。

我用力挣脱,恶狠狠一句“让开。”

你又手足无措,站在原地傻愣,看着我走,委屈得很。

昨天阿波找我,言语中没有怪我的意思,她说她一定有很多不明白。

听说你过得不错,身旁站着佳人,我松了口气。

阿波只是问我,为什么不能说清楚,老死不相往来你真的很难过。

就算没多久的时间,我也还是了解你。不要往来了,难过总比难忘好。

算起来,秋天好像来了。

两三年过去了吧,我忘了。

你的好也记不清了,只言片语说上两句已经不容易。

你的不好我却记得,对我太好了。

后来你说,要是重来你还能一眼认出我然后心跳加速。

你说我是劫,劫难的劫,好像躲不掉。

那我呢?要是重来,我会不会再靠近你呢?

君,一生平安吧我们,彼此都年轻的女孩。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