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回到小时候把你揍一顿

我想回到小时候把你揍一顿

   昨天余同学在扣扣上抖我,貌似很开心。

   她喊我『老徐老徐,我通知书来了呢,然而我好多事不清楚,你要不要来我家和我研究一下通知书』

   研究通知书,真是有意思的活动啊。

   我的确有些无聊透顶了,『明天吧,明天我来』我回复。

   我起得并不早,到她家已经是十点多了,她早已将通知书里面的东西整齐的排列在床上跟等待阅兵一样。

   呵呵哒。。。

   『不是给你介绍了你们学校的学姐么』我翻了翻通知书。

   『怎么好意思老是麻烦学姐呢,哪像你老徐,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不就是要被我坑么』

   她就这样谄媚的看着我笑得灿烂。

   我就这样静静的看她脸皱成了菊花。

   突然就想起来她说的也没错,和她认识真的很多年了,从小一起光屁股玩过,打过架玩泥巴,扯过辫子同过床。

我叹了一口气,『真是不简单,一转眼你也要读大学了』,顿感吾家有女初长成,开始出门拱白菜。

研究通知书无非是我以前辈的身份告诉一些入学经验,看着她研究学校地图津津有味,一巴掌拍过去。

『这么久没来你家,就没有一些其他的节目吗?』

『当然有,和我一起刷碗柜吧』她两眼闪着智慧的光芒。

『啥?!刷碗柜?』这才是今天叫我来的目的吧←_←

我们蹲在地上围着一大盆泡沫开始洗刷刷。

看到我满手沾着泡沫费力的推眼镜。余同志似乎有点不太好意思。

『其实昨天我对我妈说请你今天来我家和我一起刷碗柜时我妈是拒绝的』她说

『……』

『然而我对我妈说刷碗柜不算什么,你初中还帮我写过作业,我还允许你在我作业本上涂鸦』她又说

『结果呢?你妈怎么没揍你?』

『结果她就默认你今天帮我刷碗柜了,还附加了一柜子的碗』

『。。。』

我觉得地球人的语言真是匮乏,竟没有半点词汇表达我的心情。

我刷着刷着,看到一个特别熟悉的不锈钢碗,『这不是你小学用的狗钵吗?』

『对啊,小学必备神器,用个网兜提着,一路甩回来,真是杀马特』

是啊,小学就提个这样的钵钵每天早上提到学校中午又提回来,突然还蛮怀念小学熊孩子时代。

『如果回到小学,你最想做什么?』我问。

『我啊,我想把你揍一顿』

『为什么?』

『你不觉得这样很萌吗?』

『有吗?没有!』

洗刷刷的日子果然很漫长,如果不闲扯的话可能会…很漫长(我说了地球人的语言很匮乏吧,反正我是想不出来其他形容词)

『老徐,和你说一个小秘密,我初三喜欢过我同桌』

『男的女的?』我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男的男的!!反正我觉得他对我很不错』

『和他说了吗?』

『没有,所以现在很后悔,不过他说想认我做妹妹,可以让她妈收我作干女儿』

『卧槽!好老的梗,不过为什么我就没遇到一个,我很控兄啊魂淡!』

好好的一股子言情回忆棒子风,就被我这个狗屎棍搅碎了。

余同学原本想举手拍拍我的肩膀,结果发现手里算是泡沫,只好用语言表达安慰。

『你放心,你以后一定能找到一个很棒的人。』

   然而我想说并不是。

   『对不起我太爱自黑了,经常黑着黑着就把人都吓跑了』我摊手,努力做着面无表情的表情。

   『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被你吓跑的,对了你什么星座?』

   『处女座』

   卧…槽艹艹艹艹艹艹艹!!!!!!

   雅蠛蝶!!!!!!

(=゚Д゚=) ▄︻┻┳━ ·.`.`.`. 哒哒哒哒哒哒

发生何事?

余同学从震惊中找回自我,『你居然是处女座,我以前发誓从不和处女座的人玩耍』

『为何?』

『处女座的人好龟毛,而且老是坑队友的样子。不过你不太像我印象中的处女座啊』

『因为我不坑猪队友』

……

余同志想了想,『不对,你坑过我,你以前来我家耍,经常在走的时候给我讲鬼故事吓我,你明明知道我一个人在家胆子小』

『是吗?哦,我的确是喜欢坑狗队友的』

→_→(=^.^=)←_←你走

余同志毕竟还是太年轻,我毕竟还是比你多吃一年的饭的。

和余同志在一起总是喜欢缅怀过去,老是喜欢扯着扯着就穿越到过去的时光。

我们是在被蠢哭的年代认识的,陪伴着成长了三年,你是文科生多愁善感,我是理科生高歌溅血。我比你大一岁,先一步趟雷,能给你一些走过的经验其实我很开心的。

『老徐啊,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我打开门准备回家时余同志突然说。

『老徐,如果以后你没嫁出去的话,你娶我吧』她甩了甩泡沫,接着说。

我问了为什么。

『你难道没发现吗?人越大身边的人反而越容易变少,陪你最久的那个人,你对她是有很深的依赖的啊』

我就笑了笑,『你知道的,我这人心里是很闭锁的,很少有人真的被我归类在心里,能让我敞开心扉的人真的很少。』

余同志也在笑,她问我『我呢?算吗?』

『算!』我是很肯定的回答她。

『要不要听一个鬼故事』我接着说

我拒绝!!!

『来个吻别吧』余同志又突发奇想。

『我脸上出了很多油,你要想吻也行』

……

然后挥一挥衣袖潇洒走了。

其实我想对余同志说很多话的,却又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说起,也许就是这样吧,往往很亲密的人,就很难开口说一些令人感动的话,比如亲人,比如陪伴了很多年的朋友。

余同志总说她到大二的时候就搭上火车去十堰看望我。我没有抱很大的期望却也忍不住感动了一把,毕竟距离不是白说的,路费我是不包的。

余同志老是强调,说我们要保持联系,我说当然,却也有些不安,因为有时候你保持了联系,却因为圈子不太一样,也会导致无话可说,还不如不联系。

不过也许余同志是个例外,毕竟年纪不一样,这么多年也没有联系多少,却依旧还能在踏入大学的这个暑假里想起你,能拉着你絮絮叨叨一起经过的年少时光,说明心里的分量是不一样的。

而且她对我说,回到小时候她最想把我揍一顿,因为这个很萌。

也的确是戳到了我的萌点。

如果若干年后,还有别的人也对我说如果回到认识我的那一年,就去把我揍一顿的话,我想我会很高兴。

因为这说明从认识到现在,ta都没有离开你,ta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这些都是把你放心上的证明啊。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