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演一场风花雪月

陪你演一场风花雪月_第1张图片

撰文 苏尘惜

要裁员了吗?

赵鹏的QQ头像在电脑一角不安地跳动着,程菲点开后,看到一行比较显眼的字:“咱们这次合并会裁员吗?咱俩会不会中招啊?”

虽然加了扣扣,他们基本不说话,一点开居然看到这么劲爆的消息。

程菲其实对赵鹏的印象并不多,虽然他们同为市场专员,在同一个城市的两家店里工作,她在旗舰店,而他在城南店,偶尔在年底的年会和车展能碰面之外。

第一次出席年会的时候,他坐在她隔壁,打招呼讲话都带着腼腆的笑。对于一个市场专员来说,这种腼腆特致命,一不小心就会被人踢出合作的范围。所以后来在车展上看到口若悬河的赵鹏,她以为自己看错了。

两人的状态一直以来是不交流业务,不会彼此争抢客户群,井水不犯河水,见面的时候和睦地打个招呼。

如今,两店合并的消息,让平行线也驶离了原来的轨道,碰触到了一个点上。

程菲感觉心脏被钝物猛地一击,赵鹏说这话之前,她从来都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合并的事被传了很久,她只当是总部的烟雾弹。而且每个人的考核与店的整体考核相结合的,旗舰店的业绩一直优于城南店,要裁也是裁赵鹏吧。

想到这,她又安心了点,在对话框里打出几个字:“谁知道呢?”

赵鹏那句话像定时炸弹似的装在了她的脑子里,时不时地蹦出来折腾她一下,着实难受。托人在总部打探消息,得到的结果是只确定了两店合并,具体操作时间和内部人员调动并没有安排。

三天后赵鹏约见面,她权衡了下选择赴约。

她到咖啡馆时,他已经点好了咖啡和些许小点心,桌子上还放着一个小盒子,说是见面礼。

起初赵鹏并没聊工作,随便闲扯了些生活上的事,说起他一个人孤身从北方放弃高薪岗位来南方闯荡,好不容易整个生活状态渐渐稳定下来,却出现了工作上的不安。

“现在找好工作太难了。”赵鹏顿了一下继续说,“我们都要捍卫宝贵的岗位。”

程菲噗嗤笑出声,捍卫?都几岁了?还捍卫,做好本职工作,听天由命不就得了。

任何事只有总部的命令才能作数,个人抗争只能是飞蛾扑火。

但这些想法她也只能自己怀揣着,听着这么消极,不是灭了自己志气,长了赵鹏威风,不划算。

那天回家的时候,赵鹏执意要送她到楼下,目送她上楼后才驱车离开。

看着楼下远去的男人,程菲迅速在心里打起了算盘,有个想法在逐渐成形。

原来是好男人?

赵鹏这人,其实除了太过执着之外,还算得上好男人。这个结论是在真正接触以后程菲才发现的。

总部那边说,是否裁员以及裁员程度要看年底两家店的总体业绩。就是这么个笼统的消息,将几乎不交涉的两家店笼络到了一块,为了未来生计出谋划策。距离年底考核还有半年时间,若真的要业绩上有大幅增长,只有与商家联合搞活动才会有可能提升,如果单靠汽车每月销售,能增两个百分点都算是好业绩了。在两家店老总的筹划下,准备联手与商贸城联手举办一次大型车展。

为了成功举办车展,赵鹏和程菲第一次联手做策划案,从拉赞助到广告投放,从现场展位设计再到现场礼物发放,大大小小的细节都仔细斟酌,争取不出现一点差池。

加班赶策划的那几个日子,赵鹏事无巨细地将所有注意事项都罗列在纸张上,一条条添加到策划案中,加班回家的路上,不管程菲如何推辞,他都会送她到楼底下,目送她上楼才离开,她喊饿的日子还会带着她去大排档先吃上一碗热乎乎的面,并嘱咐说回家先站立一段时间才能睡觉。

那个时候程菲开玩笑说,你这么细心怎么娶不到老婆?赵鹏没有直接回答,他反问了程菲:你这么漂亮怎么不找老公?

程菲有一瞬的愣神,嬉笑着将这个问题避开。

一个孤身奋斗的女人周身散发的都是女强人的气息,奋斗的这三年,在她身边追求的男人倒是不少,但却唯独没有一个能受得住她徘徊在饭局和男人身边,他们觉得女人是私有物品,而她明显不可能像拉菲一样,深藏在酒窖里,过着远离尘世的生活。

展会开始之前,程菲一遍遍确认到场嘉宾的座位,到场表演人员的就位状态,现场设备的运行状态······也许是忙得脑袋发晕,她从侧面下台的时候,碰到了广告牌,还等不及她反应,两米宽的广告牌已经翻倒将她压倒在地上。

赵鹏就站在不远处,与客户聊事情的他一听到程菲惊叫的声音,三步并一步跑到展台边上,一个人将广告牌竖起,惊慌地将她扶起:“伤到哪了?”

所幸广告牌并不重,但是她摔得猝不及防,加上从三阶台阶上滚下来,腿上留了不少乌青。她刚想说没事却撞上了他堆满关怀的眼神,口中那两个字吞了回去,她架着赵鹏的手臂,一步步地挪到了休息处。赵鹏替她在几处破皮的地方用清水处理后贴上创口贴,又嘱咐展会结束以后再带她去擦药酒。

程菲向来拒绝男人与自己亲昵接触,更别说是男同事了,可是这次,她却改变主意了,她要演下去,演一个不那么强势的弱女子。她想看看职场爱情到底靠不靠谱,初步鉴定,眼前的男人的确是好男人,可是以后呢?他还会是个好男人吗?

在老总的默许下,程菲后面并没有去忙关于展会的其他事,有工作人员不太明白的时候来她这里咨询一下。虽然少了她这个主力干将,赵鹏没有辜负程菲的期望,很好地完成了任务。

那次车展后的几个月,店里的销售业绩直线上升。快到年底的时候,所有指标都超过了历年。

与销售业绩一起上升的还有程菲的爱情,她和赵鹏,从一开始亦敌亦友的同事关系,转换到了互相依靠的盟友恋人,是在成为恋人以后,赵鹏关于捍卫岗位的宣言变成了捍卫爱情和岗位。

有机会升职啊

在忐忑的等待中,总算等来了总部的指示,销售人员裁掉四分之一,保留业绩口碑皆好的,管理人员部分调回总部工作,市场专员名额不变,其中一名在年底考核后提升为市场部经理,另招一名职员。

最高兴的当然是赵鹏,那天晚上,他从超市里特地买了排骨和牛排,大显身手下厨,说是为了庆祝保住岗位。

“既然指示已经下来?市场部经理的任命什么时候会下来?”赵鹏有意无意地发问,其实从恋爱以后,他经常从程菲这问许多关于工作的事,程菲毕竟比他多待了一年,各种关系都比他要熟络一点,能得到的消息也要全面些。

刚开始的时候,程菲好几次都毫无保留地一股脑说出来,直到有一次,他问起旗舰店老总的一些私事八卦,她才意识到他是在试探,立即闭了口,将话题转了出去。作为一个合格的职员,她有义务保密老板的私事,即使是面对着恋人。

“我无所谓啦!”她随口应答着。

“你觉得会是谁?”赵鹏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进入探讨模式。

“任命都是总部下的,你也别瞎操心了,是你的总归是你的。”程菲被问得有点不耐烦,眉间略微皱了皱。

程菲这句话显然戳中了赵鹏的心思,原本还兴致握着红酒的人这会低着头扒拉起食物,一言不发,似是生气了。

程菲发现与赵鹏谈恋爱,她特别喜欢彻底抛掉工作后的赵鹏,而只要一与工作扯上关系,那个纯粹的好男人便不知何时带上了面具,产生距离感。更让程菲郁闷的是,总部指示下来以后,原本与她同居的赵鹏居然找了些理由搬了出去。

程菲以前不理解关于不能谈职场恋爱这种奇怪的潜规则,她自己身处其中才明白:存在即合理。

还是小职员的时候,可以肆无忌惮地分享关于职场的一些八卦,只当是娱乐消遣,若是哪天分道扬镳,随便讲的一个八卦都足以成为定时炸弹引发动乱。面临职场晋升的时候,各种关系利益都有牵扯,独善其身自然是更好。前两点程菲都算是遇上了,接下来是不是要上演职场晋升以后,某一方将另一方无情抛弃的戏码?

“我最近比较忙,住一起要打扰到你。”程菲几次追问赵鹏搬出去的理由,他给出了理由,她听了,心里冷冷回应着两个字:呵呵。先说分手的果然是赵鹏。

没有说过开始的恋爱,结局一般都不好。

总部的任命迟迟没有下来,程菲对赵鹏的爱也渐渐淡了下来。有些爱,终究是抵不过现实,就算赵鹏生活中多好,他还是个现实的职场男人。

她坐在阳台上,难以抑制地喝着酒,一场处处攻防的恋爱,到底也没多少乐趣。

有些努力是白费的

市场部经理的任命是在开春之后很久才下达的,此时旗舰店的扩张装修刚刚落幕,城南店的那些员工也搬进旗舰店共事。赵鹏也搬进了程菲原先的办公室,她那边靠窗通风,办公桌也特别宽大,相对活动空间也大,他的眼神久久眷恋不曾挪开。

程菲站在他身后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他如是好梦惊醒般,带点愠怒和惊讶,那一瞬的表情被我捕捉后,他立马露出了惯有的微笑。

也许他的美梦里,那张桌子是他的吧。

他的美梦并没持续很久,总部的任命下达。“程菲,原旗舰店市场专员即日起,担任新旗舰总店市场部经理一职。”与任命书一起到的,还有赵鹏的辞退信。

赵鹏对捍卫岗位和获得晋升的欲望程菲最清楚,一张辞退信将他所有的努力都碾碎,变成灰散落后不见踪迹,血红着眼睛将办公桌所有东西都整理走,就连程菲,他都没有说一句告别的话,大抵在他心里,已经把所有人都恨上了。

关于赵鹏的辞退,程菲怎么会不知道呢?赵鹏整理城南店刘经理平日不规范行为记录时,他们还没分手,再怎么说程菲也混了这么多年,怎么会看不出赵鹏的心思,当时她留了个心眼,毕竟赵鹏把这记录呈交上去以后,总部肯定会派人彻查城南店,旗舰店肯定也脱不了关系,这一整,得拖累多少人?

后来赵鹏提了分手,程菲觉着不能让赵鹏一人毁了无数员工的好日子,就直接跟领导说了这事,领导听了脸都绿了,赶紧知会总部的旧友帮忙看着,收到相关信息必须给截回来。

领导一圈子人都是原来跟着董事长打拼的,多多少少都互相了解,这份越级举报信并没呈到董事长办公桌上。

“我要是把这个孽障给留下了,他什么时候举报我都不知道,老刘对他够好的,把他从个毛头小子带出师,竟然倒打一耙,他再努力都没用,最关键还是不会做人。”老总冷哼了好几声。

其实从一开始,程菲就没有投入多少情感,权当是寂寞了找人取暖,也曾一度因为赵鹏的温情陷进感情里做了一场春梦,梦醒时分,格外冷清。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