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9900元,新自由主义杀死了这个女孩

等我老了,如果我一无所有,我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也许我会变得连猪狗都不如吧

我不怪任何人,是因为我穷,我不配拥有我所爱的、与别人并无不同的权利,哪怕只是活下去的权利

就和无辜的徐玉玉一样。


为了9900元,新自由主义杀死了这个女孩_第1张图片
图片来源于app

作者:寂路目者

我无意于在这个家庭痛彻心扉的时候再来卖弄学识,大谈特谈时事政治;但是当这个与我素未相识的女孩以这样一种形式离开了张开双臂欢迎她的新世界,举世嚣嚣,我意识到应该告诉“她”背后的真凶到底是谁。

有人说是骗子无底线、是考学系统腐*败、是虚拟运营商监管失范、是警察无能,有人说是她笨、是她活该,还有人说是因为她穷,“贫穷不仅造成物质匮乏,还深刻影响着一个人的思维模式、价值体系、处世方式,而这些,都在某种程度上为骗子提供钻空子的机会。”(贫穷到底多可怕,看看为9900元丧命的准大学生就知道了)

这些我都同意,特别是最后一点——贫穷,因为贫穷她只能用老款诺基亚手机,就算再让她复活100次又怎么会在看到这些教她做人的文章呢?因为贫穷她如此在意一笔小小的助学款,又怎么不会对“最后一天”的警告亦步亦趋呢?因为贫穷她损失了9900元这笔“巨款”,又怎么不会愤懑难当、郁结于胸以致死难瞑目。


《信号》E09剧照

啊,中国有侠义的男人已经死绝了,剩下的女人们你们能够对那一刻的她感同身受吗?

如果可以,那你也许也是一个善良却无法拜托命运桎枯的女孩。

因为在这个时代,“安贫守道”竟已是一种奢望;二十一世纪的第二十年,资本终于从内部瓦解了中国的农村社会,留下了老弱妇孺、十室九空,大多数人的人生与幸福都和“钱”紧紧地挂靠在一起,为钱生、为钱死,为钱铤而走险、为钱卑躬屈膝。

所以所有人说的原因都是对的。“古代山匪都还有规矩不抢赶考秀才,误人前程”,结果为了钱不择手段、泯灭人性,创造性地将贫困生助学贷款与信息诈骗结合起来,说好的“盗亦有道”呢?器官都可以卖,为了几毛钱的收益把考生信息兜售出去又怎样呢?天天叫嚷移动联通垄断电信服务,现在有了虚拟运营商还不让任性一把,以为我们做慈善?中国人均警力只有美国的1/3,大案要案都没破,没有经费自掏腰包为你跑十万八千里去找几千块钱?你当我是雷锋?

雷锋也要吃饭啊,他贫穷了又有谁会理他呢?

不禁要问,这个社会如此病入膏肓,到底是谁让卖毒大米的和卖毒奶粉的“互相伤害”?是谁让警察、医生只能向钱看齐,好人气短?是谁让这个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沦落成人竞相食的化外之地?

只有“新自由主义”有这个魔力了,可以让人为了钱,把自己妻子的“肝啊脾脏啊都挖出来卖”!


为了9900元,新自由主义杀死了这个女孩_第2张图片
《共谋者》剧照

9900元就能买一个小姑娘的命,原来,在这个盛世人命还是不太值钱。

这个盛世在她的裹尸布上重重地写下了“新自由主义”五个大字。所有人都要经过新自由主义资本“秤砣”的安检,房子车子衣服首饰少了一样,哔哔直叫的报警器让徐玉玉和樊胜美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如同猎场中受了惊的小鹿慌不择路。

然而新自由主义只负责输出弓箭给那些资本“精英”,猎物本就是他们胜利的奖赏。

我无意于在此陈述新自由主义、世界银行、休克疗法在世界各地精心打造的惨剧,我也不否认改革开放三十年资本给这个国家带来的活力,但徐玉玉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看看周遭的樊胜美,看看那些触目惊心的案例:

男子勒死5岁自闭症儿子被抓时大哭 称难以负担(2016-01-15)

新乡一银行门前男子上吊身亡警方千里追真凶(2016-02-01)

新自由主义令政治机器为资本马首是瞻(GDP至上),却全然不顾政治生态的健康发展,资本扶持的代理人为了资本利益最大化纵容腐*败,以“市场化”的名义削减安全、教育与医疗等福利支持,而保守的政治生态讲究乡党亲缘裙带,难以发挥监管调控的作用,使得市场化的效率大打折扣甚至对社会产生危害(170号码段的闹剧)。


为了9900元,新自由主义杀死了这个女孩_第3张图片
《人类清除计划3》剧照

这就是徐玉玉本来即将进入的社会——面对“政府失灵”与“市场失灵”,无可避免地陷入“金权政治”(韩国病例)与“黑金政治”(意大利病例)的双重旋涡中,媒体的聚光灯下我们看到的如果算是不幸中的幸运儿,那剩下的大多数呢,又有谁人可以摆脱?连精英中的精英——首富王健林都发出了“消费回流”的呼吁,悲哀,所谓的赢家只有那些远走高飞的人,留下满目疮痍的祖国和下一个徐玉玉。。。


                                                                                  寂路目者 写于西湖北岸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