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泪尽而纸灰起

   

清泪尽而纸灰起_第1张图片


     “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雪一场接着一场,

       连带着偶尔的晴日都有疲倦的感觉。”


2016年2月1日 农历十二月廿三 大姨去世了

她去世的前一晚突然下雪了,这是继之前那场大雪后的第二场雪。雪花纤细渺小,覆盖在这个俗不可耐的城市里显得格外可爱。它在轿车面上积起淡淡的一层,冰冻的图案随意铺撒在创面,好看显眼。带着让人依然不可忽视的冷意,我去看望了久病在床的大姨。

那个时候她已经不会睁眼了,呼吸厚重吃力,在氧气瓶冒泡的静谧声中有很大的回声。我站在她身边看着她,她的脸因为疾病已经瘦得才我的手掌那么宽,眉眼下垂,嘴唇青紫,白发丛生随意搭在枕头上。她没有任何反应,当我站在她身边,我颤抖的唤了她一声,可回答我的是更深重的呼吸声。我从未想过,那一声叫唤,是我最后一次能听见她生命的声音。

而后回家的时候,我拉着母亲的手,她的手指粗糙干燥,指缝间是厚厚的茧。有雪洒在她的额头,她发根的银色几乎要和雪花融为一体,随后她突然叹息了一声,在这个雪夜里加重了惆怅的意味:“怕是这场雪,停不下来了。”她的脚印踩在雪地是显小,随着背影颤颤巍巍的样子,竟然把这夜色添的更加浓郁。

我的睡眠本来就不好,越是夜深越是难眠。我觉得人其实是有预感的,那晚我头疼得不行,几乎有撞墙的冲动,我把脑袋埋进被子里,在疼痛的折磨下我才迷迷糊糊的入睡。这一晚的梦光怪陆离,我在梦里感觉身体吃力的不行,身子越来越沉。

是我哥哥的叫声把我拉醒的,我醒过来的时候还有很惺忪,甚至整整呆了半分钟才披上外衣打开窗回应我哥哥。

那个时候雪已经停了,路上的雪被扫在两边堆成不规则的样子,有些雪块因为沾了泥变成黑白相间的刺眼,我哥哥站在楼下,他抬头望着我,眼里的悲伤和雪地那刺眼的白一点点混合在一起,像是慢慢侵入幽深的海底逐渐泛着的冷意,他的声音哽咽:“她走了。”

我几乎是呆在原地很久很久,才颤抖拿起电话拨我妈的号码,我告诉自己冷静,我尽量平和的声音通知我妈,只是电话那头那一声即刻挂断的声音突然将悲伤弥漫的越来越明显,我其实还想跟我妈妈说你赶回来的时候骑车慢点。

我是我家第一个见到大姨冰冷的样子的。当我走进她的房间时,她的女儿都围着她,我看不见她的脸她的头发,但我知道那个平躺在床上的人已经没了灵魂,空气里到处是哭泣的声音,我眼眶泛红,带着冬日里的寒气,脸颊麻木了。

后来大姨被换上寿衣,被众人一点点挪出来。那一刻,我再也甚至是永远都不想回忆那一瞬间,当她的尸体彻彻底底暴露在我眼前时,我崩溃了。

我的眼泪刺着皮肤就这么落下来,毫无温度,我真的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一个一直生活在我生命里的人离去了。她曾经一百五十斤的体重如今干瘦如柴,面色铁青,那胸前上下匍匐的呼吸已经停止。

原来,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人喊我的名字,然后笑眯眯的说:“放假回家了呀?”也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对我们小辈说:“我要喝你们的喜酒,我还得多活几年呢。”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人寒暑假总是不厌其烦打着我家电话让我赶紧起床去她家吃午饭。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在过年的时候总是偷偷塞我一个红包。

她是我的大姨啊,她是我妈的长十八岁的长姐,她从小像一个母亲一般照顾我的妈妈,是我妈艰难生活里的支柱,是我生命里不可缺失的亲人啊。

她去世前担心自己的孩子做不了后事,特意嘱咐了她的弟弟帮她料理。她去世前担心自己的丈夫在冬日里受凉,执意要保姆给丈夫找出保暖的裤子。她去世前担心丧礼上不会有人哭丧,特意嘱咐我的妈妈和二姨要为她哭丧。她去世前的那一夜流了许多泪她痛的颤抖发烧,但依然咬着牙一句没提。她担心自己会走在正月里,终于在见到外地赶回来的儿女那一面而后匆匆离世。

她嘱咐自己的子孙丧礼上不放哀乐,要放腾格尔的《天堂》。那几日我坐在她身边守着,当《天堂》一点点侵袭我的耳朵时,歌词那么那么美好,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她坐在椅子上手指打着节拍倾听这首她最喜爱的歌的场景。也是在那时,我突然发现《天堂》是比哀乐更让人会落泪的歌曲。

她去世后丧礼的那几天,雪就停了,有时还会钻出几丝阳光。丧礼办的壮大隆重,作为老干部,这一生的荣耀恐怕真的在此时了。

四天的时间,第五天火化后我站在墓地里,我第一次突然觉得内心大大的松了口气。我好像没那么悲伤了,那几晚日日难眠甚至还不如后半夜爬起来守夜来的心安,那几日世界灰暗的让人无法直视。

而在这一刻,当她的骨灰下葬时,我就是庆幸了,你看,这人间的苦她再也不用承受,这世间的情再也伤不了她。


后来几天我们的世界又变回原来的样子,我的妈妈时常会回忆起大姨红了眼眶,而我总是在悔悟为何她久病床前无陪伴呢。一群人相聚在一起,笑着闹着,相互碰着杯又会突然沉默,那张放在客厅正中央的黑白照笑容满面,似乎参与着我们生活里的方方面面。她真的走了吗?没有,没有。


其实人何尝不都是这样呢?世间的人大多无情,只是因为层层叠叠的事物相绕相缠才会遇见相聚在一起,谁不是孑然一身的来到世间,然后又襁褓般的褪离人间呢?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当体味过这人间清欢后,除了逝去谁还能摆脱人世间生生世世永生永世的牵绊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