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瞎折腾啥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很多年前,我住在筒子楼里,院里有两派阵营。

以赵大爷为首的小团体,每天下棋遛鸟,最常挂在嘴边的就是“你们瞎折腾啥?”

还有以刘大妈为首的小团体,她们每天管完东家管西家,赵大爷说她们总想把事情弄大。


小朋友们都不喜欢刘大妈。

因为她总是给父母们告状:赵小宝又跟同学打架啦,钱小欠儿又去掏鸟窝啦,孙小美跟个男同学一起回来的,李小丫怎么跟个男孩子似的去爬墙?

于是孩子们总是跟着赵大爷学,见到刘大妈就一起大叫“你们瞎折腾啥?”,叫完就四下散开,撒丫子跑。

刘大妈总是掐着腰,皱着眉头假装生气,又一边大叫“你们慢点跑,慢点跑~”

有一年夏天发洪水,虽然筒子楼没有被淹,可是水龙头接出来的水全是泥浆。

赵大爷平时喜欢小水流“偷水”,时间长了竟攒下了几桶,倒也不妨事儿。

可是大部分的人家都没有了饮用水和食用水,急得刘大妈团团转。

刘大妈带着小团体和筒子楼的其他人去居委会找,赵大爷在一旁却说,“你们瞎折腾啥,总会解决的。”

刘大妈白了赵大爷一眼,依然到处去找。

全市停水,当然一时间解决不了。

但是天黑该做晚饭的时候,刘大妈带回来了一包明矾,每家分个一小包,接一盆泥水,放一点明矾,等一会儿,泥就都沉了,上面的清水烧开,饮用做饭都没有问题。

自来水一周之后才好,而刘大妈每天都去给大家要明矾。

赵大爷每天在楼下下棋看着跑了一身汗的刘大妈,总是扇着扇子自言自语:“哎,瞎折腾个啥?总是会好起来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洪水的原因,那一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而老旧的筒子楼的暖气却一直不热。

冬天的大东北,没有很旺的暖气,每一天都很难熬。

这下刘大妈可有事儿做了,她每天带着她的小团体四处去“活动”,到处去找人,可是这一次却不顺利。

各个部门互相踢皮球,新区开发都管不过来,谁又有闲心管这个老旧的筒子楼呢?

渐渐地,刘大妈小团体的人也都渐渐地不去了,刘大妈理解,谁家里还没点事儿呢?也就我这独居老人闲得很。

筒子楼里的人能搬走的都搬走了,不能搬走的都另买了取暖的设备,可是刘大妈风雨无阻的找了三年。

不知是刘大妈的诚意使然还是有其他小区自己烧炭出了事儿,总之,第三年的冬天,筒子楼里又开始暖和了起来。

赵大爷每次看到刘大妈都会冷嘲热讽地说:“你看,我说会好的吧,就你瞎折腾。”

日子刚好起来没几天,刘大妈就再也不折腾了。

筒子楼里招了小偷,晚上刘大妈听到了动静冲了出去,结果激怒了贼人,第二天一早,刘大妈被发现在了楼道里,血和雪冻在了一起,鲜红的血液在白色的冰雪中,红得扎眼。

赵大爷也去看了,他看着刘大妈的尸体,叹了口气说:“就让你别瞎折腾吧,你看……“

筒子楼的日子还在继续,只是没有人愿意做刘大妈了。

久了,楼里的设备都开始老化,就像是个不中用的老人家,今天掉颗牙,明天少块瓦。

平静的筒子楼没有安静太久,赵大爷家里出事了。

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冲进了赵大爷家,五花大绑的把赵大爷的孙子赵小宝抓了起来。

那天晚上,筒子楼的所有人都知道:赵小宝杀人啦!

版本有很多,有说小宝借用同学的摩托车玩,结果撞死人了;也有说小宝帮人打架,结果失手捅死了一个同学……

只有我知道,那件事不是小宝干的。

小宝学习不好,总是跟我们当地一个很有背景的纨绔子弟龙二虎一起“混社会”。

那天我放学没有回家,而是拐到巷子里,想要去找小红问作业,哦,小红是我们班花。

然后我看到了小宝和二虎,他们面前跪着一个小男孩儿,鼻青脸肿的。

我看到二虎一面叫着“qnmd,让你给我告老师?!”一边把一把亮闪闪的匕首通进了他的身体,然后他把那滴着血淋淋鲜血的匕首递给了小宝。

血红的颜色很扎眼,晃得我头晕目眩。

后面发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了,我只知道那天我没有去小红家,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起那天的事情。

一直到小宝被判刑,我都没有说,因为我害怕成为浑身是血的刘大妈。

精神恍惚,成绩下降,逼问之下,我告诉了父母。

没过两天,晚饭时间,母亲说,因为父亲的工作调动,我们要搬家了。

搬家前,我改变字体,写了一张纸条塞进了赵大爷的门缝里。

搬家那天,我看到赵大爷拿着我写的纸条颤颤巍巍地到处跟人说:“我们家小宝是冤枉的啊,人不是我们家小宝杀的啊......他是冤枉的啊……!”

一起下棋的吴大爷却说:“判都判了,你还折腾个啥?只有一张来路不明的破纸条能当证据吗?一把岁数了,你省省吧,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可是……“赵大爷没有说下去,而是流下了一行泪水。那泪水在他沟壑纵横的脸上七扭八扭的才落了下来。

而我,分明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想念:

我们都很想念刘大妈。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