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登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曰:‘善哉,峨峨兮若江河。’”伯牙与子期,因琴音而结缘,袅袅琴声,肆意拨动着心弦。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

  让伯牙与子期结缘的,正是那悠扬悦耳,婉转连绵的古琴音。作为我国最古老的乐器之一,古琴历来为文人墨客所器重。

  古琴弹出的是一种高雅志趣,一种思想境界,一种人格写照。抚琴者并不单纯是为了倾诉,更多情况下仅仅是一份灵独白,是天地之间的思想徘徊与感叹。所以,古琴从不用来重奏和齐奏,只宜于清风明月下、竹林松涛间、石崖水畔、静室高斋,讲究的是与自然的协调,天人合一乃弹琴的最高境界。

  若有知音当然好,遇不上知音,宁可弹给山涛流泉听,弹给星光月色听,弹给草木鸟兽听,弹给宇宙自然听,更多的则是弹给内心、弹给自我听。

  相比于其他的弹拨乐器,古琴的音色稍有些低暗,沉闷,缺乏穿透力,不宜在大庭广众之中弹奏。古琴的本质上是一介隐士,性情是内向的,表达的情感是深沉的,属于思想型的乐器,而且这乐器一贯离群索居,含蓄内敛,离日渐浮躁的人们越来越遥远了。

  具有三千多年历史的古琴,因其内涵丰富、影响深远而为世人所珍惜,已成为传统文化的瑰宝。二○○三年十一月七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把古琴艺术列为了“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