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开发 > IT生活 > 正文

狂沙之章-6

发表于: 2006-11-30   作者:clamp   来源:转载   浏览次数:
摘要:   第六章 金殿比武   此后数天,云岳等人依然每天出去打探消息,得知突厥派处罗王子为使者,和楼 兰王同一天抵达了楼兰城,在楼兰城西二里处安营扎寨。自从那天和突厥使者的手下 冲突之后,城中就再也没有看见突厥一方的战士。楼兰方面也没什么动静。   张骞在驻地专心养伤,他底子甚好,数日间已经痊愈。这天傍晚,张骞正在练武 之时,突然接到班超的集合命令。他匆匆赶去,只见屋内已经先到了数人,除
  第六章 金殿比武

  此后数天,云岳等人依然每天出去打探消息,得知突厥派处罗王子为使者,和楼
兰王同一天抵达了楼兰城,在楼兰城西二里处安营扎寨。自从那天和突厥使者的手下
冲突之后,城中就再也没有看见突厥一方的战士。楼兰方面也没什么动静。
  张骞在驻地专心养伤,他底子甚好,数日间已经痊愈。这天傍晚,张骞正在练武
之时,突然接到班超的集合命令。他匆匆赶去,只见屋内已经先到了数人,除开正中
间的班超之外,还有光头大汉屠夫,曾经使用魔法对付沙漠怪物哥斯拉的老头
,以及一个叫作猴子的士兵。
  班超见张骞到来后,向四人说道:“明日楼兰王召见,你等四人随我入宫,今晚
应养精蓄锐,明日辰时集合,不得有误。”
  张骞等四人齐声应道:“是!”
  班超随后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吩咐其他三人离去,却将张骞留了下来。张骞
尚是首次单独与这名震天下的大将军相处,又不知道班超是什么用意,垂首肃立,大
气都不敢透一口。
  班超却是和颜悦色的问起了张骞的来历,张骞一一据实而答,不敢稍有隐瞒,说
到父亲惨死,不禁又是黯然神伤。班超一直凝神倾听,偶尔插口提几个问题,待得张
骞说到离开武威之后,点头道:“后面的不必说了。”随即又问道:“你以前来过楼
兰吗?”
  “几年前随父亲经商曾经来过一次。”张骞恭敬的应道。
  “怪不得你的楼兰语说的很不错。”
  “是。”
  “你觉得以前的楼兰和现在有什么不同吗?”班超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这个……”张骞不明白班超的意思,一时语塞,想了良久,还是摇了摇头。
  班超笑了笑道:“你上次来的时候城外有农田吗?”
  张骞恍然大悟道:“对啊,上次城外是一片沙地。”随即又道:“奇怪,难道楼
兰人要改作农夫?”
  班超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极有可能。”
  张骞迷茫道:“我不懂。他们为什么不好好的放牧要改行种地呢?这边的土地又
不适合种庄稼。”
  班超在屋内踱了几步,挥手道:“你先归营吧。”
  张骞暗暗松了口气,急忙行礼退出,却还是不明白班超到底想问什么。他也不关
心此类事情,想了一阵也就抛在脑后。

  
  第二日辰时,张骞和其余三人准时集中,由班超率领出发,长孙清和李神通也带
了一小队士兵前往觐见楼兰王,公主则不在其中。
  楼兰王宫位于楼兰城的中央,与唐国的长安城的皇城相比规模小了很多,但在西
域也已经极为罕见。王宫东西长两里,南北长三里,以六尺高墙围起,从外面可以看
见主殿的顶部,主殿也是楼兰城中最高的建筑。
  与楼兰城中其他房屋的建筑风格不同,王宫乃是按照中原的式样建造,但比起长
安皇城的庞大复杂,可说是云泥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整个王宫由前殿、主殿、后宫三个部分组成。前殿由相邻的十几个小房间组成,
是宫中官吏们的办公之处。主殿命名为哈里斯,在楼兰语中的意思是“光荣”或“荣
耀”,全殿纯用一丈见方的白玉石砌成,富丽堂皇,气魄逼人,两侧各有一个偏殿作
为护翼,乃是楼兰王召见群臣之地,也是整个楼兰国的政治中心,重要国策均在这里
作出。后宫占地面积最广,乃是楼兰王日常起居之处,也包括宫中的妃子和奴隶侍从
等人。

  张骞等人跟随班超,与长孙清等一齐通过正对着王宫的大道,进入王宫之时,已
是辰时三刻,在偏殿的一间房间中等待片刻之后,一名楼兰的士兵前来宣召,长孙清
、李神通和班超等三人应召而入,张骞等人却只好继续在房间中守侯。凑巧的是,长
孙清带来的士兵中恰好是邓同为首,张骞和他过节甚深,此刻共处一室,颇感尴尬,
幸好众人心情都颇为紧张,无人说话,只是沉默的等候。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班超等人却仿佛一去不复返,没有半点消息传回,张骞心
情开始逐渐焦虑起来,只是身处楼兰王宫,不能轻举妄动。眼看别人都是静坐原地,
一言不发,仿佛天塌下来都无所谓一般,张骞也只好继续的等待下去。
  就这样过了漫长的一个时辰后,楼兰士兵再次出现,将众人带了出去。
  众人随那名楼兰士兵从偏门进入正殿,只见宽广的大殿之中,或站或坐着数十人
。与殿门相对的一头的中间坐着一名金冠男子,正是张骞那天见到的楼兰王,他身后
则是那八名气宇轩昂的黄甲武士。
  大殿中相对着摆着两行矮桌,东首上手处坐着的正是长孙清、李神通和班超等人
,与他们相对的西首则是突厥人的装束,两边的下手处则是楼兰的其他贵族和官吏。
  那楼兰士兵将张骞等人带如殿中,向那金冠男子行礼道:“王上,唐国使者的属
下已经带到。”
  依照班超先前的教导,张骞等人向那金冠男子楼兰王行以使者礼节,随后在楼兰
士兵的带领下站到班超三人的身后。
  对面的突厥使臣哈哈一笑,将大殿中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后道:“那么就让我们
看一看我们突厥的勇士和唐国的相比,到底是哪一边更强?”
  张骞闻听此言,已经明白了大半。原来西域各国武风盛行,往往在聚会之时举办
各类比武活动,以增加兴致。此刻想必也是如此,班超昨晚召见自己四人,多半也是
为此准备,想到此处,张骞抬眼往对面的突厥使臣望去,只见对方背后也站立着数名
武士,其中一人正是那天在勒勒勒门口指挥的为首突厥人。
  突厥使臣的话声刚落,从他背后行出一人,喝道:“谁来战我!”
  此人虎背熊腰,身上和臂上裸露出块块肌肉,身高接近六尺,往殿中央一站,和
一座小山似的,让人不敢小视。
  突厥使臣笑道:“他叫古纳台,擅长摔交,还请指教,哈哈哈哈。”他话中虽说
指教,但最后放声大笑,毫不客气。

  班超见此情形,不禁眉头大皱。原来他们三人进得大殿,才知道突厥使臣今日也
有出席,由处罗王子率领。他们本来是准备商量和亲之事,但处罗王子却在一旁不断
挑衅,长孙清毕竟欠缺经验,终于沉不住气,和对方定下了三战两胜的比武。自从知
道突厥也有使臣到达楼兰之后,班超就已预料到双方迟早会正面冲突,但却也没有想
到是在此等情形之下。更可忧虑的是楼兰王的态度莫测高深,对于双方的争执不予理
睬,却赞成双方进行比武,摆明了要坐山观虎斗,看清双方实力之后再做打算。是以
这场比武关系重大,若是表现不佳,就要影响和亲一事,进而影响整个边疆形势,一
个不好人人都要埋骨于此。
  那古纳台脚步稳健,下盘扎实,武功着实不弱,自己这边到底派谁出战较好呢?
班超还没来得及派人,已听到长孙清扬声道:“邓同,由你出战,许胜不许败。”
  邓同答应一声,大步行出,与古纳台相距六尺而立。他身高五尺,已不算矮,但
比起对方仍矮了半个头,体形上也小了一圈,气势上已输了一筹。
  楼兰王身旁一名官员战了出来,郎声道:“双方比武,生死不论,开始!”
  古纳台大喝一声,宛如半空中打了个霹雳一般,脚下加劲,率先往邓同扑了过去
。他这一扑乃是摔交八式之一,上身前倾,双手箕张,双脚交换踏地,将对方全身都
笼罩在攻势范围之中。
  邓同身为护亲队队长,自然也不是弱者,双手一错,使出一套拳法,和古纳台斗
在一起。
  两人在殿中拳来脚往,斗的甚是激烈。古纳台身躯高大,动作也是相当敏捷,逐
渐占据了场上的优势。邓同却在身法上胜了一筹,满场游走,寻隙而攻,倒也支撑的
下去。
  古纳台久攻不下,渐渐急噪起来,更加强了进攻,反而被邓同抓住防守上的破绽
,连连击中,仗着身体结实,硬生生的承受了下来,但也感到阵阵疼痛。
  处罗见到此等情形,也不禁皱起了眉头,重重的“哼”了一声,显然是对古纳台
的表现大为不满。
  古纳台听得哼声,狂攻几招后,蓦地停止了攻击。
  邓同虽然挡住了对方狂风暴雨的攻势,也耗费了大量的体力,此刻见对方突然收
手,心中诧异,急忙抓紧时间调息,以恢复体力,却没有想到主动反攻。
  古纳台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突然全身关节一阵爆响,身上的衣杉突然鼓了起来
。他双手连挥,已将上身的衣服全部扯碎,露出纠结的肌肉,面目也更狰狞了几分,
形相极为骇人。大殿中顿时响起一片惊叹之声,古纳台的真正实力显然在众人的预料
之上。
  突厥一方已有人大声叫好,处罗王子却是面露微笑的盯着班超,似乎对此早有预
料,要看班超怎么应付。
  班超身后一直默不作声的老头突然低声道:“伏魔金刚身!”
  班超闻言一震,也不回头,只在脑中急速盘算。这伏魔金刚身原本出自中土,名
列天下五大硬功,练到最高境界水火不侵刀剑不伤,想不到面前这突厥人只是对方的
一名普通手下,居然会这种高深武功,看他的外相,功力已是相当深厚,只怕这一战
是凶多吉少,想到此处,低声向旁边的长孙清和李神通道:“两位大人,下两场就由
我的手下出战。”语带威严,已是命令的口气。
  长孙清全神注视着场中形势,没有回答班超。李神通应道:“班将军,看来对方
是有备而来,好手不少,要不由我来出手如何?”
  班超摇了摇头道:“李大人您身份崇高,不宜亲自出手,即使胜了也没什么好处
。”
  李神通点头道:“班将军言之有礼。”
  两人说话之时,场中形势已生变化。
  古纳台就这样赤着上身向邓同一步步逼了过去,也不出手攻击,邓同连出数招打
在古纳台身上,却是毫无反应,反而自己被震的连连后退,只好满场游走,已经陷于
极为不利的境地,明眼人都已看出他已是有败无胜。
  班超长笑一声,喝道:“住手!”他这一声已经运上了内功,以显示实力,古纳
台闻声一怔,停下脚步,愕然向班超望来,
  “班将军有什么话说吗?”处罗王子不紧不慢的应道,丝毫未受班超喝声的影响。
  班超向楼兰王瞥了一眼,却看不出他脸上有丝毫表情,心中已知这楼兰王的实力
多半不在自己之下,对处罗王子道:“贵国勇士果然出色,这第一场是我们输了。”
竟是坦然认输,不图侥幸。
  “好!”叫好声却是来自处罗王子,“果然是大将风范!那就请贵方派第二人出
战吧,我方仍是由古纳台出战!”
  此言一出,大殿中顿时议论纷纷,原来这三场两胜的比武规矩一般是每方三人,
轮流出战,象这样由一人连打两场的情况较为少见。那担任裁判的楼兰官员转头向楼
兰王望去,要听他示下。
  楼兰王缓缓开口道:“若唐国使者同意,则可。”
  班超在心中暗叹一口气,抢先道:“既然王子殿下如此提议,那我们也并不反对
。”原来一人连战两场,也是有利有弊,利者可以让高手多出场,对于实力不平均的
团队极有好处,弊者则是连战两场之人往往体力消耗过大,而且有可能被对方找出弱
点,对症攻击。班超眼光锐利,已经看出对方阵营之中,至少还有两人在古纳台之上
,他乃统兵大将,只选择最能达成目标的手段,并不在乎是否公平。
  随即用中原语低声喝道:“屠夫,由你出战,以硬碰硬!”

  屠夫应声大步走出,直往场中的古纳台行去,双脚步调均匀一致,全身无比放松
,双手则在身前做奇异的摆动,作出种种手形上的变化。殿内眼力高明之人都已看出
他正在通过步伐凝聚气势,利用班超的话对古纳台造成的心灵空隙,使用绝招,一举
击败对手。
  古纳台一时不察,惊觉自己已在气势上落了下风,他身经百战,生性悍勇,运起
全身功力,骨节再次发出爆响,已将伏魔金刚身运到了极致,要和对方以强对强,一
决胜负!
  屠夫仍然保持着脚下的频率不变,右手渐渐高举,最后指向头顶,给人的感觉仿
佛就象是举着一把刀一般。此时双方已经接近到四尺之内,以屠夫的步辐,两步之后
双方就会进入彼此的攻击范围,旁观众人眼见如此情形,都是全神关注,期待着双方
的对抗。
  一步,两步,两人终于接近!
  屠夫原本高举的手以闪电一般的速度下劈,充满了凶残暴戾之意,仿佛要把对方
一刀劈成两半。
  同一瞬间,古纳台向前跨出了小半步,却没有出手,显然他是决心试一试自己的
伏魔金刚身是否可以对抗对方的手刀。
  由于古纳台的这小半步,原本应该接触古纳台的肩头是屠夫的掌缘,就变成了屠
夫的前臂。可见这古纳台也颇有心计,并不一味的硬碰硬。
  “当!”
  臂肩相击,居然发出金属交鸣之声,在大殿中回荡。
  两人都是一声闷哼,却是纹丝不动,维持着这个姿势不变,竟然是进入了最为凶
险的内功比拼阶段。
  张骞站在班超的身后,一直在密切注视着战局,他看不到屠夫的正面,只看到古
纳台的嘴角逐渐渗出鲜血,看来已是受了内伤,不禁心中暗喜,紧接着就发现屠夫的
背影正在微微摇晃,看来也没占到多少上风。
  蓦地两人都是一声大叫,屠夫向后连退三步,“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坐倒在地
,张骞正要上前救助,却被班超摆手制止。
  场中古纳台仍战立原地,嘴角却有鲜血不断渗出,慢慢的软倒在地,看来伤势绝
不比屠夫轻。
  担任裁判的楼兰官吏见此两败具伤的情形,不禁也没了主意,不知该如何判定。
  “哈哈哈,”处罗王子发出一阵狂笑道:“我们胜了!”
  “不!”班超冷冰冰的截道,“站着的人才是最后的胜者!”
  “好,说的好。”处罗王子击掌赞道,“好一个‘站着的人才是最后的胜者’,
我们就来看看到底是谁先站起来!”
  场中两人伤势严重,一望便知,即使及早救治只怕也有性命之忧,此刻双方为了
一争胜负,竟是毫不在乎两人的性命。张骞毕竟从军不久,眼见双方如此情状,不禁
心中恻然,大殿中其余人等却都是满不在乎,全神观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两人拼命挣扎,都要抢先在对方之前站起来,居然都不愿耗
费时间运气疗伤。
  张骞看到屠夫挣扎了两下,似乎即将站起,随即又一下坐倒在地,口鼻中都溢出
了鲜血,形相狰狞可怖,不禁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他以前也曾经看到过多次比武,
大多分出胜负即便停手,也有参与者重伤乃至毙命的事情发生,但都没有眼前这场比
武惨烈。看他们两人的伤势相当严重,若不及早疗伤轻则废功,重则殒命,但两人似
乎都对此毫不在乎,只是一心一意的要赢得这场比武的胜利。
  这时场中形势又起变化,古纳台和屠夫几乎同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又摇摇晃
晃的向对方走去,两人都是面色苍白,脚步虚浮,随时都有可能倒下。殿中诸人均知
胜负顷刻便分,都是聚精会神的注视着两人。
  两人走的虽慢,还是慢慢的接近了,都勉力抬起手向对方推去。看他们的情形,
只要谁先被轻轻的推一下,恐怕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班超一直在密切注视着双方的情况,见此情势,暗叫一声“不好”,同时看到对
方突厥之人都脸露喜色。原来古纳台身高臂长,必定可以抢先一步碰到屠夫身躯,从
而奠定胜局。既然是三战定胜负,这一阵如果再输掉,那就等于输掉了整场比武,在
西域崇尚强者的风气下,必然会对这次的使命产生不利影响。
  班超一向精明果决,善于在绝境中求生存,此刻脑中飞速盘算种种应对,却也是
苦无良策。
  眼看古纳台的手就要碰到屠夫的身躯,一件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屠夫突然停了下来!
  古纳台的手顿时推了个空,脚下站立不稳,整个身躯向前倒去,同时本能的伸手
往屠夫抓去。屠夫微微侧转身躯,古纳台抓了个空,再也无法站立,砰然一声摔倒在
地,任谁也知道他这次是再也无法站起来了。
  屠夫虽然避开了古纳台的这一击,也是摇摇晃晃,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却仍
是立定了身形,举起了右手,这是西域通行的姿势,表示自己获胜了。
  裁判走上前来,低头仔细察看倒下的古纳台,随后立起身来,大声宣布道:“第
二场,唐国胜!”
  班超挥了挥手,低声道:“你们把他扶回来。”张骞和猴子两人双双抢出,在屠
夫即将倒下之前接住了他,将他扶了回来,此时屠夫已经是双眼迷茫,仍是挣扎着道
:“将……将军……”
  班超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关切的道:“你做的很好。”
  屠夫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缓缓闭上了眼睛。班超叹了一口气,他刚才已经用真
气探察了屠夫的情况,发现他经脉毁了大半,伤势严重之极,如果有内功高手立刻以
真气给他疗伤,可能有五成活命希望。班超自己虽然有这个实力,但此刻身处敌营,
危机四伏,绝对不能空自耗费内力,也只好看屠夫自身的运气了。
  张骞眼见屠夫气息越来越是微弱,不禁心中恻然。当日红湖边屠夫和云岳互起冲
突,他和云岳交好,自然对屠夫心生嫌隙,后来两人也没什么来往,今日见到屠夫如
此搏命,不禁对他大增好感。
  突然身旁一只瘦骨嶙峋的手伸了过来,按在了屠夫的胸口上,一个苍老低沉的声
音吟咏道:“离弃世间的一切,……”
  “锵!”
  楼兰王身后的八名黄甲武士齐齐拔刀,杀气直逼而来,对象正是吟咏咒语的老头。
  唐国一方众人全都大吃一惊,以为对方翻脸动手,要将己方一网打尽,纷纷提聚
功力,全神戒备。
  楼兰王却哈哈一笑,摆手道:“不要大惊小怪,惊扰了贵客。”
  黄甲武士齐声应道:“是!”将手中刀收入鞘内,动作整齐划一,显见是受过极
为严格的训练,眼神仍是盯着老头这边,相当戒备。
  楼兰王又转向唐国一方,笑道:“本殿中原本有一个小小的惯例,禁止吟咏咒语
,不过贵客远来,自然不必遵守。”
  长孙清笑道:“原来如此,应该我们入乡随俗才是。”转头斥道:“还不停下!”
  “……以十殿阎罗之名,回归本体!”
  在几人说话的时候,老头一直没有停止吟咏咒语,此刻已经念完,一道淡淡的黑
气从老头按在屠夫胸口的手中散发出来,逐渐笼罩至屠夫的全身,屠夫原本苍白的脸
也渐渐透出黑色,看上去更是可怖。
  张骞见老头使用的魔法和自己平常所见的治疗魔法大不相同,反而透出一种阴森
之气,更象是杀人而不是救人,而且咒语中所请求的神明是传说中的冥界之王十殿阎
罗,心中大为疑虑。他对魔法所知有限,并不知晓老头所使用的乃是死灵魔法中极为
高深的招魂术,即使是已经死亡,也可以重新复活,不过这一类魔法往往要受者付出
极高的代价,对于施者本人也有相当的损害。
  屠夫脸上的黑气越来越盛,原本已经闭上的双眼又渐渐睁了开来,透出和刚才完
全不同的凌厉光芒,显见已经脱离危险。
  对面突厥阵营中也已把古纳台的尸体抬了回去,一阵扰攘之后,处罗王子长笑一
声道:“我们可以开始第三场了吗?”他笑声中毫无伤感之意,可见对古纳台的死一
点都不放在心上。
  班超知道对方下一战派出的必然是比古纳台更强的那两个高手其中之一,心想屠
夫伤重,老头是魔法师,不适合出场比武,看了张骞和猴子两人一眼,喝道:“张骞
,由你出战!”

  突然听闻班超的命令,张骞禁不住心头一震,虽然他对此已有心理准备,知道自
己很有可能被派出战,但当真面临之时,仍是心头惴惴。
  深吸一口气,张骞提聚功力,只觉得耳目一下子灵敏起来,对于周遭的事物清晰
无比,清楚的把握到突厥一方将会派自己在勒勒勒门口见过的那突厥首领出战。在这
危机四伏的大殿之上,张骞终于再次做出突破,晋入乾坤心法的第三层境界“明心如
水”。
  应声道:“是!”张骞大步向前跨出,走至中央立定,向楼兰王行了个礼,然后
转身面对突厥一方,等待对方派人出战。
  处罗王子哈哈一笑,尚未开口,背后一人缓缓行出,正是张骞见过的那人,向处
罗王子躬身道:“属下撒卡请命迎战!”他用的并不是突厥语,而是相当纯熟的楼兰
语,仿如金属相刮的刺耳声调,令人感觉极不舒服。单看他可以自由提出请求的行为
,就显示出他的地位非同寻常。
  处罗王子脸上露出有点意外的神色,随即恢复原状,点了点头,正要说话之时,
从中央的宝座之处传来一个预料不到的声音:“慢!”
  所有的人都将疑惑的视线投往发声之处,想知道究竟是谁要阻止这场比武。对于
众人的视线聚焦毫不在意,端坐在王座之上的楼兰王清楚无误的说道:“我要求两位
的比武暂缓开始。”
  此话一出,大殿中顿时起了一阵骚动。
  打断比武是一件严重违反惯例的事情,楼兰王提出如此的要求实在是出乎所有人
的意料之外。如果换了一个人说这句话,只怕会立刻遭到双方的一致攻击。然而此刻
众人只是看着楼兰王,等待他的后续说明。
  明了众人心中的疑问,楼兰王挥了挥手,从他身后行出一名黄甲武士,跪在了楼
兰王的面前,却是曾经和张骞一战的楼兰骑士黑旋风!
  “我这名侍卫曾经败在这位唐国的勇士手下,他立下誓言,希望可以在公平的情
况下击败对方,以挽回自己的名誉。今次机会难得,他不希望错过了。”楼兰王解释
道,他语气甚是平淡,但言下之意却是不看好张骞和撒卡的比武。
  “好志气!”班超应声接道,“既然贵国武士有此誓言,理应满足,至于第三场
比武,就由我来顶替吧。”他眼光锐利,已经看出撒卡实力高深莫测,张骞和他对上
,胜算渺茫,正好借了这个机会由自己换下张骞,当可获胜。
  处罗王子也是处变不惊,哈哈笑道:“班将军既有如此雅兴,小使理应遵从,只
是小使突然想到一个更有趣的主意。”顿了一顿,环顾全殿,发现众人都在凝神倾听
,随即接道:“普通拳脚比武无法尽展所长,而且金殿之上地方狭小,总是难以让人
尽兴,不如将此场比武押后三天,易地再战,也好让参与者展现最强的实力。”
  “处罗王子的提议有理,就这么决定了。”楼兰王断然说道,言语之间自然流露
出王者气度,让人无法反驳。“三日之后,在城外的大校场再续此战。”
  班超适才说要出手也是不得已的做法,此刻形势有变,权衡之下,已经做出了决
定:“一言为定,三日之后,一决胜负!”
  三方达成一致意见,将这第三场比武押后举行,但对于张骞来说,面临的却是另
一个可能是更为严重的危机。
  黑旋风已经走下场中,立在了张骞的对面,他只比张骞略高,身材瘦削,手长脚
长,脸色黝黑,双目紧瞪着张骞,看样子恨不得把张骞剥皮拆骨,以泄心头之恨。
  张骞原本准备和突厥人比武,不料斜刺里杀出一个黑旋风,一番搅扰之下,比武
的对象就莫名其妙的换了个人,好不容易凝聚的气势顿时瓦解冰消。此时见到黑旋风
的情状,当日战场上的情形又历历在目,心头怒气不可抑制的涌了上来,向对方怒目
而视。
  “比武开始!”裁判大声宣布,向后退去。

  黑旋风和张骞两人四目相对,牢牢注视着对方的行动,却没有人动手。
  张骞上次和黑旋风对敌,乃是在乱军丛中。黑旋风有坐骑之利,张骞则联合老大
等共五人,结果是小风死、诗人重伤,黑旋风负伤而遁,论真正实力黑旋风还在张骞
之上。但此后张骞多历艰险,潜心练功,实力提升极快,眼下和当时的形势大不相同
,两人公平交手,单打独斗,胜负殊难预料。
  “喝!”
  黑旋风沉腰下坐,吐气开声,一拳击出。
  这一拳无声无息,离张骞更有一丈之遥,看上去毫无威势。张骞却不敢怠慢,乾
坤真气运转全身,伺机而动。
  黑旋风这一拳一击便收,竟然是个虚招,随即跨上一步,再次沉腰开声,一拳击
出,姿势和上一次一模一样。
  张骞心中疑惑更增,不明对方用意何在,心念电转,决定抢先出手攻击。踏上半
步,和对方的距离已不到三尺,正是最有效的攻击范围,双手一立,护住门户,一脚
向前踢去,这一脚只有三分功力是进攻的,倒有七分试探性质。
  黑旋风却往后退了一步,回到了起点,再次沉腰一拳,姿势和前两次毫无差别。
  张骞见对方后退,气机牵引之下,随之攻了过去,双脚连环踢出。
  黑旋风连连闪避,一步步的向后退去,好象毫无还手之力,与他主动挑战的架势
大不相符。旁观众人也都觉得奇怪,都认为黑旋风必然有所图谋。
  张骞虽在局中,也觉得黑旋风展现的实力和上次战场之上差别太大,起了疑惑之
心。若是三个月前,他必然会保留实力,以防对方突出绝招,但如今他历练已多,心
态也起了很大变化,心道:“不管你是故意示弱,还是实力不济,我都要把你打败!
”脚下更加了几分力。
  面对张骞狂风暴雨般的进攻,黑旋风也无法完全闪避,中了好几下攻击,却仍然
采取退却的策略,显得极为被动。
  眼见张骞占了上风,班超却没有半点喜悦之情。黑旋风身为楼兰王近卫之一,必
然不会只有如此的实力,那么他真正的实力究竟如何呢?以班超的武功眼力,也看不
出端倪,只能在心中暗暗担忧。
  张骞连环踢出三十六腿之后,回了一口气,改以拳脚组合攻击,越打越是顺手,
将对方困在自己的重重攻势之下,全身真气流转,澎湃欲出,只觉得生平以这一战打
的最为爽快。黑旋风躲闪不及,又连中了张骞几下重手法打击,脸色也有点难看,却
仍是没有改变自己的战法,令旁观者觉得越来越迷惑。
  张骞长啸一声,拳脚连发,封住了黑旋风的四周退路,铁拳中宫急进,直捣对方
胸口,准备将对方一举重创。
  就在这刹那之间,黑旋风的眼中突然神光暴射,右拳闪电击出,却是对准了上方
空处。张骞只觉得一阵气流涌来,将自己的拳势逼了开去,心中登时大为震骇,还没
有来得及反应,脚下一轻,居然已经被这股气流将整个人带了起来,向空中飘去。
  在旁观者看来,黑旋风一拳击出之后,就仿佛在身周掀起了一阵强大的气流,虽
然没有尘沙飞石等助长声势,单从外表看来更是无声无息,但当这股气流扩散到四周
之时,其强大的破坏力就开始显现出来。临近的桌子等首先遭殃,在强大的风力之下
被摧成木屑,随风而去,其他杂项物品也被卷入气流之中,形成了沙漠中最为恐怖的
现象——龙卷风!
  以一己人力在这室内制造出大自然最可怕的现象之一,实在是众人都预想不到的
事情,以班超和处罗王子之能,此刻也惟有退避一途。其他诸人更是早就远远的退了
开去,只有宝座上的楼兰王仍然一动不动,眼看着龙卷风侵袭而至。
  班超见了眼前景象,疑惑之心大增,实在不明白黑旋风既然拥有此等夺天地造化
的本事,为什么一开始还要步步退缩,而楼兰王端坐不动,自然不会是被吓傻了,而
是有破解的办法。
  此时龙卷风已经高达殿顶,形成一个径约十米的巨型漏斗,但却没有移动的迹象。
  各种杂物碎片在空中飞快的旋转着,声势甚是浩大,把张骞和黑旋风两人都裹了
进去,只能隐约分辨出中间还站着一人。
  龙卷风覆盖的范围越来越大,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殿中的绝大部分人都已经退
到了数丈之外,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奇怪景象,不知道如何是好。
  楼兰王端坐原位,看着龙卷风逐渐向他逼近,却仍是一动不动,他身后的七名黄
甲侍卫也并无动作。
  眼看龙卷风就要将楼兰王卷入其中,楼兰王终于做出反应。身不动,脚不抬,双
手十指连弹,于顷刻之间发出了数十道劲气,尽数送入了龙卷风之内。殿内只有班超
、处罗等少数高手才看清了楼兰王的动作,在其余眼力较低的看来,楼兰王只是稍微
挥了挥手而已。
  面对这凶猛的龙卷风,单凭手指发出的劲气有什么用呢?
  答案很快呈现在众人的面前,原本有如狂暴的巨龙一般肆虐的气流一下子放慢了
速度,渐渐的趋于平静。而在空中盘旋飞舞的物品也纷纷掉落在地上,令人骇异的是
所有的物品都变成了极小的碎块,可见这龙卷风的破坏力是可怕的强。
  “砰!”
  最后一样物体掉落到地面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和其他物品相较,这样物体
还保持着原来的大致形体,正是和黑旋风对敌的张骞!
  虽然没有象别的东西一样变成一个个小碎块,张骞此刻的形状也绝对称不上完好
,身上的衣服已经脱落了大半,更可怕的是全身上下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仿
佛被无数刀子割过一样,一块块的肌肉翻了出来,有些地方已经可以看到里面的骨头
,鲜血汩汩而流,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惨不忍睹,生死未卜。
  造成如此巨大破坏力的始作俑者黑旋风则呆呆的站在场内,仿佛难以置信的看着
周围一片狼藉的景象,随即将目光投到地下的张骞身上。地下的张骞突然蠕动了一下
,还发出了一串极为轻微模糊的声音,显示出他目前仍然存在于这个人世间,黑旋风
的眼中掠过一丝光芒,举步向张骞行去。
  “住手!”班超首先醒悟过来,大声喊道,“胜负已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已经和死人差不多的张骞猛然站了起来!
  这个举动出乎在场所有人的预料,连黑旋风也没有想到以张骞这样的身体居然还
能再次站立,惊讶的停住了脚步。
  鲜血不断的从张骞的身体内流淌出来,配合他现在的形状,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地
狱中的恶鬼一般,几个定力较弱的楼兰大臣都转开了头,不忍再看。
  这种状态持续了不到一息的时间,张骞就又倒了下去。这一次,他还能再次站起
来吗?
  班超再次开口道:“此战胜负已分,到此为止。”对他来说,胜败乃兵家常事,
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即使张骞被对方一击格杀也不会让他动容,然而黑旋风所使用的
武功却让他极为震骇,如果楼兰王身边的一个普通侍卫就可以施展出如此绝招,那么
楼兰军的实力就比自己原先预料的要强的多,而这必然极大的影响此行原定计划的实
施。因此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救下张骞的性命,至少也要延缓几个时辰,问清楚那龙
卷风到底是怎么回事,才好决定因应对策。
  已经远远退开的裁判终于醒悟过来,大声宣布道:“比武结束,楼兰胜!”
  黑旋风转过身来,面向楼兰王行了个礼,回到黄甲侍卫的队列中,脚步迟缓,看
来刚才的招式对他也产生了不小的损耗。
  班超一挥手,猴子和老头双双抢出,将奄奄一息的张骞抬了回来。老头又开始低
声念咒,为张骞疗伤。
  被这人造旋风一闹,场中已是一片混乱,楼兰王见此情形,开口道:“今日会见
到此为止,你们都可以退下了。”立起身来,在黄甲侍卫的护卫之下,就这样从侧门
走了出去。
  处罗王子长笑一声,向班超道:“班大将军,三日后再会!”率领手下出殿而去。
  班超并没有回话,向正在救治张骞的老头问道:“他怎么样?”
  老头刚刚停止了念咒,连续施用高段法术显然消耗了他大量的精神力量,呈现出
一脸的疲惫之态,听到班超的问话后答道:“他的内伤比较轻微,但外伤很严重,失
血很多,要不是他底子不错,早就变成干尸了。现在我暂时定住了他的魂魄,但只有
六个时辰之内有效,而且……”老头欲言又止,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这时长孙清和李神通等人已经走出了大殿,也没有派人过来援手。班超暗暗咒骂
长孙清不顾大局,身在敌营之中仍然不思合作,前途实在堪忧,挥手喝道:“我们走
!”率领四人离开了楼兰王宫。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在哪里?怎么这么黑?
  烟雾……爸爸……公主……痛……刀!
  张骞“啊”的一声大叫,从可怕的梦境回到了现实之中,随即就感到全身上下无
一处不痛,不禁“哎哟”一声叫了出来,又痛昏了过去。
  “张骞,张骞,”呼唤声仿佛是从极为遥远的天边传来的,但对于正再次陷入黑
暗的张骞却是没什么效果。
  伸手把了把张骞的脉搏,确认张骞已经再度昏迷,脸色凝重的云岳转向端坐一旁
的班超道:“启禀大将军,张骞失血过多,只怕凶多吉少。”
  班超的神色也不好看,这次楼兰王宫三方聚会,己方屠夫和张骞两人重伤,突厥
一方折了古纳台,楼兰却是大获全胜,从结果看已输了一筹。再加上长孙清和李神通
已经摆明了不合作,估计他们只想把公主嫁掉就立即返回,不压制自己已经是不错了
,指望他们帮忙是肯定没什么希望了。不过相比黑旋风展示的武功,这些都变成了次
要问题,班超曾经亲自经历过大漠上的龙卷风,深知大自然威力的可怕之处,若是楼
兰军居然可以用人力制造出龙卷风,那必然会对军事乃至整个西域的形势产生极大的
影响。
  发现事情比自己预料的还要棘手的多,班超也不禁暗暗叹了口气,心道:“军师
啊军师,我该怎么办呢?”
  此后的两天内,张骞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面容不时扭曲,可见正处于极大的痛苦
之中。
  他的内伤并不严重,但外伤极重,失血又多,还感染了炎症,已是一只脚踏入了
鬼门关,随时都可能一命呜呼。幸亏和亲队伍此次随身携带了大量珍贵药物,其中就
有专治刀伤的金创药,以及各类补血的药材,班超求得公主的支持,要了部分给张骞
和屠夫两人治伤。
  屠夫和古纳台硬拼一招,击溃了对方的“伏魔金刚身”,但自己也被反震成重伤
,老头及时以死灵魔法中的招魂术救回了他的性命,却无法救回他的武功。屠夫清醒
之后得知自己失去了武功,态度极为反常,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躺在床上发呆,也不
听旁人的劝解,看来是受了很大的打击。
  除开这两个伤者和照料的人之外,武威军的其余人照常出去探听情况,只是由原
来的三人一组变为六人一组,以防止再次和突厥人发生冲突。然而突厥人却好象凭空
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在城内出现过,而楼兰方面也没有任何动静,仿佛两天前王宫
大殿上的激烈搏杀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长孙清和李神通则极力约束和亲的队伍,限制他们的外出,对于班超等人采取了
放任不管的态度。据说公主又试图脱逃,幸好在踏出驿馆之时被带回。
  凭借多年的战场经验,班超对于这种平静的情况感到十分不安,仿佛有什么阴谋
正在酝酿之中,而自己却无法将其把握。连续两个晚上他派人试图接近突厥使者的宿
营地,结果都在对方的严密警戒下无功而返,更增加了他心头的担忧。
  这一天已是王宫比武之后的第二天,明天就是再次比武的日期,三十六人中武功
在张骞屠夫之上的并非没有,却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一旦己方的实力完全展现又无法
击败敌人,那就会处于极为不利的境地,更何况还有那神秘恐怖的旋风绝招。
  班超在驿馆之中左思右想,只觉得危机重重,前途堪忧,自己手中虽有王牌,但
若没有实力作为后盾,就无法发挥其功效,何况这王牌真的有用吗?
  “嗒!”
  房外传来一声轻响,班超从思考中惊醒过来,沉声喝道:“谁?”
  “一别多年,武威侯近来可好?”伴随着陌生的语音,一个虬髯汉子轻飘飘的从
门外掠了进来,悄无声息的落在地上。
  “是你?”发现来人乃是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西凉黑道之王邢漠飞,班超也惊
讶起来,同时提聚功力,以防不测。
  “不必紧张,我今天不是来找你麻烦的。”邢漠飞道,“我有要事商谈。”
  班超直觉的感到邢漠飞并没有敌意,仍是不敢懈怠,笑道:“他乡遇故知,实乃
人生一大幸事,请坐!”
  邢漠飞道:“情况紧急,我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正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班超心头猛的一跳,肃容道:“愿闻其详。”
  邢漠飞道:“我偷听到楼兰将领和突厥使臣的谈话,他们已经决定在明天比武时
将你们全部擒下,然后联手进攻唐国。”
  饶是班超久经战阵,也大吃了一惊,想不到两天之内局势就恶化到如此地步,不
过他毕竟是一代名将,很快镇定下来,飞快的在脑中盘算着,对于各种因素加以分析
考虑,以判断邢漠飞带来的消息可信度,以及如何应对等等。
  门外突然快步走入一人,乃是负责照顾张骞和屠夫的云岳,见到邢漠飞的出现,
不禁吃了一惊,却没有理会,向班超行礼道:“启禀大将军,张骞已经清醒了。”
  班超道:“我知道了,你立刻出去,召集所有在外的战士,半个时辰内在这里集
合。”
  云岳微微楞了一下,随即应道:“是!”大步外出。
  发出了召集令,班超向邢漠飞凝神望去,邢漠飞坦然回视,两人对视半晌,班超
方才开口道:“这消息从何而来?”
  邢漠飞道:“我与楼兰城的城守乌台有点过节,因此这两天一直在监视他,准备
找机会下手报复。不料昨天晚上恰好偷听到他和另外两个人的谈话,一个是突厥使臣
处罗王子的副手克烈,另一个是帕尔斯的将领奇夫。”
  “是他?”听到奇夫之名,班超不禁动容。
  “乌台声称楼兰王已经决定和突厥联盟,向唐国宣战,而首先就是要将你们这支
和亲队伍擒杀,以示双方决心,而明日的比武就是绝佳的机会。”邢漠飞续道。
  班超沉思半晌,突然抬头瞪视邢漠飞:“你为什么要来通知我这些?”
  邢漠飞哈哈一笑,凝上班超的目光,傲然道:“我虽然是一介盗魁,也是大唐子
民,焉能坐视外族入侵!”
  两人目光交击,竟是各不相让。
  班超笑道:“好!你跟我来!”向房外行去,邢漠飞毫不迟疑的跟在他的身后。
  班超一边走,一边问道:“你为什么会在楼兰城?”
  邢漠飞道:“我接了乌台的一项委托,从西凉护送一样东西给他。”
  “什么东西?”
  “一袋种子!”
  “是不是三叶草的种子?”
  “正是。”
  “果然如此。”班超喃喃的道,“看来那些东西派的上用场了。”

  说话之间,两人已经来到旁边的一间房间,张骞和屠夫就在里边养伤。两人跨入
房门,只见屠夫仍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张骞则正盘膝而坐,运功疗伤。
  蓦然张骞面容扭曲,阵青阵白,显然是出了问题,班超见此情形,抢上一步,伸
掌抵住了张骞的背心。乍一接触,只觉得张骞体内的真气颇为强劲,却略显散乱,在
几个重要穴道之处受阻,无法连贯运行。班超一转念间,一股真气势如破竹的送入张
骞体内,协助张骞一举打通了这几个穴道,但他为了不损耗自己的功力,并没有刻意
的约束真气,内力激荡之下,张骞立刻吐出了一口鲜血,虽然度过了这个难关,却种
下了内伤,对他日后的修炼大有妨害。
  张骞得班超之助,内息顺利运行数周,内伤已经痊愈,睁眼看到班超,急忙下床
参见,一转眼看到邢漠飞,顿时大为惊讶,不明白对方为何出现在此。
  班超看出了张骞的疑问,却并不准备解释,直接向张骞询问他和黑旋风比武的情
况。
  张骞听得班超询问,露出回忆的神色,开始讲述当时的情形。

  龙卷风初起之时,张骞猝不及防,立刻被卷了进去。那气流非常强劲,张骞数次
运功相抗,试图凝住身形,都因为心头慌乱,无法顺利凝聚真气,宣告失败。张骞力
抗无效,只好以乾坤真气护住全身,寻隙而动。
  此时气流越来越急,将附近的杂物都卷了进来,形成一道风壁,将张骞和黑旋风
两人围了起来。
  黑旋风的脸色也极为难看,双手快速飞舞,显然操纵这龙卷风对他来说也是相当
费力的事情。
  张骞在气流中转了几圈之后,已觉得头昏脑胀,只以一股毅力拼命支撑,准备找
机会反击敌人。蓦然间只觉得右腿一痛,仿若被利刃割了一下,紧接着胸、腹、臂、
肩、背、脸等处纷纷剧痛,张骞急忙运起真气抵抗,但这风刃锋利无比,仍是割开了
无数小伤口。
  剧痛攻心,又兼不断失血,即使乾坤心法有疗伤的功效,也无法支撑下去。张骞
只能拼命护住心脉头脸等重要部位,意识却渐渐模糊,最后终于昏了过去。
  听完张骞的述说,邢漠飞道:“旋风咒。”他指的是对方用的乃是风系魔法中的
旋风咒。
  班超摇头道:“对方未曾念咒。”魔法必须借助咒语发挥,这是一条基础常识。
  邢漠飞低低“啊”了一声,大显惊奇。旋风咒在魔法中只是普通的中级魔法,但
如果纯以武功达成这种效果,那就是极强的武学了。
  班超仍有颇多疑问未曾解决,但此刻时间紧迫,实在不适合寻根究底,只好暂且
搁置,认为对方还无法将其用于战场之上。
  此时外面传来人声,乃是出去打探消息的武威军陆续返回。班超道:“张骞,屠
夫,集合!”
  张骞内伤虽好,外伤仍未痊愈,但他禀性坚毅,还是踉跄着走了出去。
  自从班超等进房之后,屠夫一直躺在床上,面向内侧,似乎是在休息,此时听到
班超命令,急忙下床,掩面匆匆走了出去。他武功已失,筋骨仍在,和普通人无异。
  班超和邢漠飞也随后而出,只见三十六人均已到齐,整整齐齐的站在院子中,等
待班超命令。
  邢漠飞身份特殊,站在一旁静观。班超走到众人面前,大声道:“从现在起进入
战备状态!”
  “是!”众人齐声应道。
  “云岳,黑脸,猴子,……,”班超一口气点了八个人的名字,每叫到一个人,
那个人就上前一步,动作干净利索。“你们去把坐骑、兵器和诸葛弩全部拿来。”八
人应命而去。
  “张骞,屠夫,你们两人扮作死尸,以草席覆盖,我们要在天黑之前出城,理由
是将尸体归于大漠。”班超这几日一直在筹划各种应变策略,此刻形势紧急,自然就
用上了这一方案。自己一行人全副武装出城,无论有多么严密的借口,楼兰一方必定
怀疑,只是人数既少,对方明日又有重大图谋,多半不愿打草惊蛇,正面冲突,而自
己所要争取的就是这一点空隙。
  张骞应声道:“是!”他身上仍裹了重重布条,看上去和死尸也差不了多少。屠
夫自出房以后一直低着头,此时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是。”和他原来的形象大不
相同。
  “你们在干什么?”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众人转眼望去,只见长孙清和李神通在数十名士兵的簇拥下行了过来。
  班超心中诧异,暗道:“他们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在他原本的计划之中,是
不准备通知长孙清等人的,一则双方意见必然分歧,二则一旦人多对方必然警觉,反
而得不偿失。
  班超心中快速转念,下令道:“你们照计划行事!”随即向长孙清等人迎了过去。
  “班超,你这是要干什么?”长孙清看见众人这等情势,怒气冲冲的责问道,对
班超直呼其名,已是毫不客气。
  “长孙大人,李大人,此乃机密,且请进房一叙。”班超面不改色的道。
  长孙清哼了一声,正要说话,一旁的李神通接道:“这样也好,我们也正有事情
和班将军商量。”

  三人一起进到刚才班超见邢漠飞的房间中,将其他士兵都留在了房外。
  “两位有何要事?”班超开门见山的问道。
  长孙清和李神通对望一眼后,李神通道:“我们此次前来,是为了明天的比武,
……”李神通尚未说完,长孙清突然截道:“这已经不重要了。”
  班超闻听此言,首次吃了一惊,心想难道他也知道了敌人的计划?随即又知道不
是这样,因为长孙清已经接下去道:“我想知道你现在要干什么?”
  自从上次长孙清擅闯军堂被班超责打以后,长孙清还是第一次用这种命令的口气
对班超说话,因此班超也微微一怔。长孙清见班超如此,提高声音道:“本官乃陛下
钦点的护亲正使,你虽为大将军,也应归我节制!”
  班超见长孙清一反常态,气势大幅提升,心中暗暗称奇,不禁对长孙清重新作出
评价,说道:“好!长孙大人言之有理,末将要率军奇袭突厥使臣!”他决定和长孙
清修好,以使计划顺利完成,因此用词客气了许多。
  “什么!”长孙清和李神通同时惊呼,四道目光集中到班超的脸上。
  班超道:“末将得到情报,楼兰和突厥已经达成协议,准备结盟,定于明日比武
之时将我方全部擒下,然后联军进犯!”
  长孙清和李神通乍然听闻如此骇人消息,一时说不出话来。
  班超续道:“为今之计,只有先下手为强,以霹雳手段,将突厥使臣一举格杀,
然后再与楼兰和谈。”
  长孙清终于反应过来,叫道:“不行!这样太冒险了!”
  班超道:“情势紧急,除非两位大人有更好的办法,否则我就率军出发,估计到
时此处将会受到楼兰军的攻击,希望两位大人可以指挥抵抗,以争取时间。”
  “你的情报哪里来的?楼兰本来应该和我国结盟的。”李神通也失了常态。
  “根据我的判断,情报应该是可靠的。而且楼兰还和西南邻国帕尔斯达成和约,
去除了后顾之忧。”班超道。

  房内三人争论不休,房外武威军诸人则做着紧张的战备工作。
  这次众人西来,所带的都是武威军中最好的装备,每人都至少一具诸葛神弩,标
准的骑兵用长刀两把短刀一把,再加上挑选出来的骏马,实在是一股不容小视的实力。
  众人中有一人的行为却比较奇怪,只是呆呆的低头站在一旁,根本没有做战备工
作,仿佛眼前一切都和自己无关,此人正是失去武功的屠夫。
  “屠夫,快点!”旁边一人见状催促道,屠夫却恍若未闻,仍然一动不动。
  “哈哈,我说是谁这么眼熟呢,原来果然是老朋友啊。”一直在旁静观的邢漠飞
突然大笑起来,走到屠夫的面前。武威军其余人都不认识邢漠飞,张骞虽然见过,也
不知道邢漠飞的真实身份,见他行径怪异,都向这边看来。
  屠夫仍是低着头,低声道:“我不认识你。”
  邢漠飞道:“赫赫有名的独脚大盗屠夫什么时候变得藏头……噫,你的武功呢?”
  屠夫的身份被邢漠飞揭穿,再也无法装做不识,抬头怒道:“不错,我现在武功
全失,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说到最后一句,气势又复微弱,可见失去武功对他打击
极大。
  “他奶奶个的,瞧你这熊样,”邢漠飞突然蹦出了一连串粗话,“三年前你和我
动手的时候不是很威风吗?怎么现在没了武功就变成这副样子呢!”随即又是一连串
粗话。
  “原来他们认识。”旁边的剑低声对张骞道。
  “外界传闻屠夫败在大漠之鹰邢漠飞手上,难道这人就是……”一旁的云岳道。
  屠夫被邢漠飞一骂,原本低下去的头蓦然抬了起来,怒视邢漠飞,双目中似要喷
出火来。
  邢漠飞双目闪出精光,笑道:“你瞪什么,有本事再来和我大战三百回合!”
  屠夫恶狠狠的瞪了邢漠飞一会,突然转身向另一旁的老头走去。两人低声说了几
句,老头摇了摇头,屠夫露出求恳的神色又说了几句,老头勉强点了点头,似乎答应
了屠夫的要求。
  “他们在做什么?”剑再次问道。
  “我也不知道,”云岳道,“好象在施行魔法。”
  只见老头将双手放在屠夫的头顶,口唇微微翕动,此时场中人马众多,声音嘈杂
,张骞等隔的远了,听不清楚老头的咒语。
  不一会儿,老头已念完咒语,屠夫转过身来,脸色漆黑,双目射出极为诡异的光
芒,瞳孔中隐隐有一点红色,走路的步伐矫捷多了,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
竟然在这短短的瞬间功力尽复。
  “这是什么法术?”张骞道。
  “可能是某种激发人体潜力的法术。”云岳猜测道,“不过这类法术往往带有极
强的后遗症,唉——何必呢”云岳心知失去武功对于屠夫来说乃是生不如死,却无法
认同他这种自杀式的做法。

  房内三人的争论已经更趋激烈,声音都是越来越响。
  “我看还是晋见楼兰王,说服他和我们结盟。”长孙清提出另一种办法。
  “那和自杀没什么区别。”班超反驳道。
  “你只有三十六人,突厥那边至少有数百人,其中还不乏高手,一样是自杀!”
李神通叫道。
  班超一掌拍下,震碎了桌椅,怒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我是护亲正使,你要听……”长孙清的话音突然中止,却是班超突然出手袭击
两人,两人武功本就不如班超,猝不及防之下双双被制住了穴道。
  班超运指如风,连点两人身上包括哑穴在内的数处大穴,对两人道:“两个时辰
之后穴道自解,那时我已经开始进攻了,楼兰军必定会进攻此处,如果你们为大局着
想,就尽量守住这里,多拖一点时间。”随后大步向外走去,将要走到门口,又回头
道:“一切责任由我承担,如果我们还能活着回去。”说完,拉开房门,大步跨出,
向长孙清带来的士兵喝道:“长孙大人和李大人吩咐,未经召唤,不得擅入此房,违
者斩!”
  处理了长孙清等人,班超跨上马匹,接过武器,检视众人一番,厉声道:
  “出发!”

狂沙之章-6

  • 0

    开心

    开心

  • 0

    板砖

    板砖

  • 0

    感动

    感动

  • 0

    有用

    有用

  • 0

    疑问

    疑问

  • 0

    难过

    难过

  • 0

    无聊

    无聊

  • 0

    震惊

    震惊

编辑推荐
当你想到沙子,你会想到什么? 也许,沙子是银色的沙滩在脚下呢喃;也许,沙子是狂烈的戈壁在耳边呼
一、沙盒 每个IOS程序都有自己的程序目录(沙盒),与其他系统文件隔离,应用只能访问自己的沙盒(IOS8
iOS APP可以在自己的沙盒里读写文件,但是,不可以访问其他APP的沙盒。每一个APP都是一个信息孤岛,
1、应用沙盒概述 每个iOS应用都有自己的应用沙盒(应用沙盒就是文件系统目录),与其他文件系统隔离。
开/查找xcode6的沙盒地目录 用以下代码 打开沙盒目录 NSArray *paths = NSSearchPathForDirectories
用以下代码 打开沙盒目录 NSArray *paths = NSSearchPathForDirectoriesInDomains(NSDocumentDirect
岜沙之岜音byā 也就是和吃东西,byā唧byā唧的byā 欲到岜沙和小黄必先到从江,笔记这样记载 侗歌
一、iOS沙盒机制 iOS的应用只能访问为该应用创建的区域,不可访问其他区域,应用的其他非代码文件都
想来想去,也只能用狂欢和狂彪形容这次的十渡之旅了.经历了中秋节摘枣的香八拉反穿,心情本已很放松,
Guava项目是Google Java工程的核心基础类库,主要包括:集合,缓存,原始类型扩展,并发,注解,字符
版权所有 IT知识库 CopyRight © 2009-2015 IT知识库 IT61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83238号